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是传说 还是存在?—神农架未解之谜-神农架未解之谜

是传说 还是存在?—神农架未解之谜-神农架未解之谜

-|分类:未解之谜|2017-03-23 10:01:40|-

神农架未解之谜

神农架未解之谜

“野人”列当今世界四大自然之谜之首,在很多国家都有野人的传闻。如印度、尼泊尔称她为“耶提”;西伯利亚、蒙古则叫“阿尔玛斯”;在加拿大、墨西哥,它被称为“沙斯夸支”,在美国叫“大脚怪”。在我国,几千年以来,一个神秘的影子一直笼罩在神农架当地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谁也说不清它到底是什么,人们都在口口相传着一个名字——“野人”。所谓的“野人”究竟是什么呢?它如果不是一种虚幻的传说,难道是某个鲜为人知的新物种?

神农架未解之谜

流传近一个世纪的野人传说

在神农架当地,流传着一个“野人”传说。在神农架边缘地带的房县,有个叫王老中的人,以打猎为生。1915年的一天,王老中进山打猎,中午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朦胧中,他听到一声怪叫,睁眼一看,有一个2米多高、遍身红毛的怪物已近在咫尺。他的那只心爱的猎犬早已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王老中惊恐地举起猎枪……

没想到红毛怪物的速度更快,瞬间跨前一大步,夺过猎枪,在岩石上摔得粉碎。然后,笑眯眯地把吓得抖成一团的王老中抱进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怪物抱着王老中爬进了一个悬崖峭壁上的深邃山洞,王老中才看清红毛怪物的胸前有两个像葫芦一样大的乳房。他立刻明白了,这个怪物原来是个女“野人”。

神农架未解之谜

白天女“野人”外出寻食时,就会搬来一块巨石堵在洞口。晚上,女“野人”便抱着王老中睡觉。一年后,女“野人”生下一个小“野人”。这个小“野人”与一般小孩相似,只是浑身也长有红毛。

由于王老中思念家乡的父母和妻儿,总想偷跑回家,无奈巨石堵死了他的出路。因此,当小“野人”有了力气后,他就有意识地训练小“野人”搬石爬山。一天,女“野人”又出去寻找食物,王老中便用手势让小“野人”把堵在洞口的巨石搬开,带着小“野人”爬下山崖,往家里方向飞跑。就在这时,女“野人”回洞发现王老中不在洞里,迅速攀到崖顶嚎叫。小“野人”听到叫声,野性大发,边嚎边往回跑。小“野人”在过河时被急流卷走,女“野人”凄惨地大叫一声,从崖顶一头栽到水中,也随急流而去。

神农架未解之谜

已不成人形的王老中逃回家中,家人惊恐万状,竟不敢相认。原来他已失踪十几年了,家人都认为他早已死了。

这个离奇的传说说明“野人”与现代智能人能够婚配,二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只可惜王老中与红毛女“野人”的后代没有留在世上,不能作为考察“野人”的直接证据。

历史上的记载

神农架关于“野人”的传说由来已久,“在神农架找野人,到兴山看美人,去秭归访文人”的说法广为流传。

兴山的美人,指的是汉代浣溪美女王昭君;秭归的文人,指的是战国时期楚国的爱国诗人屈原。屈原在他的《楚辞·九歌》中,惟妙惟肖地描写了古代楚国民间的一个女鬼形象:“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苈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这个“女鬼”似人非人,站在山梁子上,她披挂着薜苈藤,带系松萝蔓,多疑善笑,羞羞答答。不少学者做出了这样的推测和发问:屈原笔下的“山鬼”会不会就是野人呢?这个问题还不能得到肯定的回答,但是,这个形象却令人遐想万千。

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曾在神农架作过多年的考察,他在《本草纲目》中,也有许多关于人形动物“野人”的记载。其中对一个名叫“狒狒”的动物,就有如下的描述:战国时期:狒狒,如人,被发,迅走,食人;晋朝:人面,长唇,黑身有毛,见人则笑;宋代:其面似人,红赤色,毛似猕猴。李时珍在总结这些记载的基础上对人形动物作了如下描述:长丈余,逢人则笑,呼为山大人,或曰“野人”即山魈也。李时珍也成为在中国提出“野人”称呼的第一人。

清代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由王严恭纂修的《郧阳府志·房县》中记载道:“房山在城南四十里,高险幽远,四面石洞如房,多毛人,修丈余,遍体生毛,时出山啮人鸡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枪之,铅子落地,不能伤……”这里的毛人即指“野人”。

现在房县及其周边地区以“野人”命名的地名有“野人谷”、“野人洞”、“野人寨”等,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这一切难道只是简单的巧合吗?

对于“野人”是否存在,当地人的观点是起码有一个动物是存在的,这个动物与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发现的动物是不同的,姑且把它叫做“野人”。

科考缘起

在1977年,我国组织了一次国内最大规模的野人考察活动,这次考察的缘起则是来自湖北方面遭遇“野人”的报告。

1974年5月1日,房县桥上公社清溪大队副队长殷洪发在山坡上砍柴,遭遇了一个直立走、浑身长毛的怪物。殷洪发与这个怪物进行了搏斗,抓下了一撮怪物的头发。同年6月15日,饲养员朱国强背着猎枪到山上放牛,中午打瞌睡时遇见一个满身长毛的类人猿,走到他面前夺枪,后来幸亏一头母牛用角顶跑这个类人猿,才使他脱离危险。

这些情况很快逐级上报到了中央,中央有关负责人批示:请中科院速派人赴实地考察,了解真相。当时的中科院委派汪松、冯祚健、全国强三位助理研究员赴实地调查了解,但是当时的调查结果和毛发鉴定均不支持存在“野人”。

但是众多当事者仍相信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后来,时任郧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健同志,1976年向上级报告神农架林区6位领导干部路遇两腿能直立行走的“毛人”或“野人”,直接促成了对神农架“野人”的第一次正式的科学考察。

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1976年5月14日凌晨1时,从郧阳地区开会返回的神农架林区党委的5位领导坐着一辆吉普车沿着房县和神农架交界处的椿树垭公路蜿蜒行驶。车转弯后,司机蔡师傅突然发现公路上有一只动物正弓着身子迎着小车走来。蔡师傅一边高声叫醒打瞌睡的人:“注意!看前面。”一边加大油门,高速向这个动物冲去。但就在离它十多米远的时候,这个家伙猛地闪到路旁,惊慌地向公路边的山坡爬去。冲过来的汽车嘎然停下来,差一点就撞到它的身上。由于坡陡石松,这只怪物没能爬上坡去而顺着陡坡滑了下来。它以前肢着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盯着车灯,形成前低后高,像人趴着的姿势。

这时,蔡师傅猛按喇叭,开大车灯,其他5人急速下车,分两路围住怪物。此时,与怪物相距只有1.2米远。他们惊奇地发现,趴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毛色发红、样子像人的从未见过的奇异动物。

当时谁也没有带武器,一时找不到可以打击它的利器。只有农业局的周忠义局长在地上摸起一块石头,砸在它的屁股上。这只奇异的动物转过身子,缓缓地顺沟而下,然后拐向左侧,爬上了斜坡,进入林中消失了。

后来,根据这6位目击者的回忆,一致认为:这动物肯定不是熊,更不是猴子、羚羊等动物,而是以前都没有见过的十分奇怪的动物。它毛色棕红、细软,脸呈麻色,脚毛发黑,背上有缕深枣红色的毛。四肢粗大,大腿有饭碗粗,小腿细;前肢较后肢短,脚是软掌,走路无声。屁股肥大,身体很胖,好像怀孕似的,行动迟缓,走路笨拙。它的眼睛像人,无夜间反光;脸长,上宽下窄;嘴略突出;耳朵比人大些;额部有毛垂下;没有尾巴。

神农架未解之谜

神农架未解之谜

第二天,林区党委用电话向地委宣传部汇报了这一情况,随后又用加急电报向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作了汇报。加急电报的消息很快轰动了湖北,轰动了中国,轰动了世界,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对湖北神农架“野人”的关注。

1976年6月15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率领一支精干队伍,来到神农架。此时紧邻神农架的房县又传来消息说该县桥上公社妇女龚玉兰看到了野人,调查小组立即赶到现场考察,在野人蹭痒磨掉树皮的树干上发现了几十根毛发……前后两次考察,他们收集了大量物证,毛发、粪便、脚印等等,尤其对现场亲自采集到的毛发进行了电镜分析等一系列室内研究,初步鉴别出这是一种既不是熊,又区别于金丝猴、猕猴,高大又能两足行走的奇异灵长类动物。

正是这个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权威结论,引起了中科院领导、有关专家和湖北省委的重视,促成了官方组织“野人”科学考察的决策和行动。

“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

神农架未解之谜

在湖北省委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下,1977年组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野人”考察队——“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考察队成员分别是来自北京、湖北、上海、陕西等省市的16所大专院校、科研单位、自然博物馆、动物园的科学家和神农架林区的科技人员、地方干部以及有经验的猎手,共有110人。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军区还专门派出了侦察兵参加考察,并提供了车辆、武器和电台。总指挥由武汉军区某部副师长王高升担任,来自中国科学院的黄万波、袁振新等人任副总指挥。这次考察行动参加人数、涉及专业、考察时间、考察地区、考察项目,在世界野人考察、研究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这次考察共历时140天,考察队员在当地群众的热情支持下,登险峰,爬悬崖,在山洞栖身,与野兽共宿,足迹遍布神农架及其周围方圆1500多平方公里的深山峡谷,用辛勤的汗水换回了大量的资料。

神农架未解之谜

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顶雪地上,考察队民工刘大个子发现了一行清晰的脚印,一左一右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