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罗布泊失踪之谜-罗布泊未解之谜天涯

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罗布泊失踪之谜-罗布泊未解之谜天涯

-|分类:未解之谜|2017-03-23 08:01:46|-

近期热播的IP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让人们的视线再一次聚焦那片神秘而危险的西北荒漠。被称为“死亡之海”的罗布泊,是荒漠中的荒漠,是曾被列为军事禁区的核试验场,是埋藏着楼兰古城的历史宝库,也是无数探险家和科考工作者心中的圣地。

真实的科学探险不是怪力乱神的盗墓小说,没有那些虚构的黑头蛇、僵尸,危险却无处不在。37年前,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就是在罗布泊考察时不幸失踪,永远地消失在那片沙海中。

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的消息震惊了1980年的中国,国家曾组织了前后4次大规模的寻找,却始终没发现他的任何踪影。在此后的若干年里,许多敬仰彭加木的民间人士自发组织探险队,到罗布泊寻找彭加木,也都以无果告终。

彭加木的失踪成为20世纪世界科学界之谜,三十多年间,许多当年的亲历者都曾回忆过他失踪前后的事情,坊间也传出许多关于他失踪经过的版本。然而时至今日,彭加木的遗体没有找到,他的失踪之谜也没有解开。

沙漠飞来的噩耗

罗布泊未解之谜天涯

彭加木(左)在新疆考察时留影。

1980年6月2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里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

此时,距离彭加木失踪已经是第7天了。

也是在那一天,原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新疆生物土壤沙漠研究所所长、时任罗布泊科学考察队副队长的夏训诚,在从北京返回乌鲁木齐的火车车厢中,听到了这个令他无法相信的广播。

在北京的家中,83岁的夏训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唏嘘不已。

“当时全车厢的人都一下子安静了,我更是不敢相信,彭加木是我的战友和同事,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赶快赶回去,到现场去找他,救他。”夏训诚说。

事实上,夏训诚当时本该和彭加木在一起。他们一起筹备了赴罗布泊的科学考察队,并制定了三期考察计划,夏训诚任副队长,彭加木任队长。但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夏训诚突然接到了中国科学院的通知,让他参加考察团,赴美国进行沙漠考察。

在征求彭加木意见时,彭加木态度鲜明地劝说夏训诚赴美考察,不能失去难得的好机会。“他还说,从长远看,这次进入罗布泊的项目考察,关键性的专业考察是在来年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夏训诚回忆道,彭加木随信寄给他一百多张此前中国考察队在罗布泊拍摄的幻灯片,他建议夏训诚把这些照片带到美国去,并告诉全世界: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踏上了罗布泊这块世界瞩目的神秘之地。

这些照片确实在当年的美国科学界引起了巨大轰动,然而让夏训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个多月后,彭加木永远消失在罗布泊,再也不能兑现和他的科考之约了。

1980年的中国,新闻传播还只限于报纸和广播,电视都尚未普及,发出第一篇关于彭加木失踪新闻报道的人,是新华社驻新疆分社记者赵全章。

1980年6月20日,赵全章到乌鲁木齐机场送人,新疆八一农学院的副教授徐鹏告诉他,自己无意间从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得知,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了。

这样的信息在当时是要严格保密的。出于记者的新闻敏感,赵全章在归途中,特地在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门口下了车。他在新疆分院值班室核实了彭加木失踪的情况,写出了关于此事的第一篇新闻稿,但只是作为新华社内参报到了北京,并未准备公开发表。

由于是供领导看的内参,这篇新闻稿中提出搜索彭加木工作中的困难:只有一两架飞机,地面搜索人员也很不够,意在呼吁加大搜索力量。

翌日——6月21日,新华社社长穆青看了内参上这一新闻,当即决定:发公开稿。

经过中央领导批示后,新华社新疆分社在6月23日晚上,发出了关于彭加木失踪的第一条电讯。在此之前,中科院上海分院已经提前去看望了彭加木的夫人夏叔芳,让她心里有所准备。

第二天,全国的媒体都铺天盖地地以各种形式播发了这条新闻: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副院长、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进入罗布泊地区进行科学考察的时候,不幸失踪。

消息一出,举国震惊。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数次寻找的毫无结果,彭加木失踪成了当时全国最牵动人心的事情。在彭加木失踪之处,附近的居民自发组织起寻人的队伍;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信雪片般地飞向新疆,一时间,彭加木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许多人为他的事迹所感动和激励。

然而,彭加木并不是第一个在罗布泊倒下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

在过去的100多年间,罗布泊一直被视为一片神秘的土地。从19世纪末开始,这里就曾吸引一批又一批中外探险家千山万水地来到此地,探究这片沙漠深处的秘密。死亡的威胁,也不曾挡住人们走近它的脚步。在彭加木失踪16年后,即将完成徒步穿越新疆罗布泊全境壮举的探险家余纯顺,在一场突然而至的沙暴中不幸遇难。

这片极具危险的“死亡之海”,为何具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

“幽灵湖泊”

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试验了一颗原子弹,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从中国第一个核试验基地——马兰基地升腾而起。

马兰基地所在的位置,正是人迹罕至的罗布泊沙漠。罗布泊最广为人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片荒漠曾被作为核试验场。

其实,漫长的历史中,罗布泊并非一直如此干旱和荒凉。从它名字中的“泊”就能看出,这里曾经是个水源丰沛之地。

在中国的史料典籍中,罗布泊曾有过许多名称:有的因它的特点而命名,如泑泽、盐泽、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兰海、孔雀海、洛普池等。元代以后,此地被称为罗布淖尔。

罗布淖尔系蒙古语音译名,意为多水汇集之湖。罗布泊位于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海拔780公尺,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咸水湖。

在历史上,罗布泊的最大面积为5350平方公里,曾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湖,面积仅次于青海湖。

水量丰沛的罗布泊“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可见它当时的丰盈,古人甚至曾误认为罗布泊为黄河的上源,这种说法从先秦至清末,流传了2000多年。

直到20世纪中后期,塔里木河流量减少,罗布泊周围沙漠化严重。20世纪70年代末,罗布泊完全干涸。

1972年7月,从美国宇航局发射的地球资源卫星拍摄的照片上,人类第一次看到了罗布泊的全貌。

照片中干涸的罗布泊竟酷似人的一只耳朵,不但有耳轮、耳孔,甚至还有耳垂。罗布泊因此被誉为“地球之耳”。事实上,这种奇特的地貌是湖水迅速退缩而形成的。

罗布泊未解之谜天涯

卫星拍下的“地球之耳”罗布泊。

罗布泊的神秘之处,并不仅仅在于它奇特的地理构造,更源于它的特殊地理位置和湮灭在漫漫黄沙下的历史传说。

罗布泊历史上最繁华的一个时期,是在“楼兰王国”兴盛之时。楼兰古城地处罗布泊的西北侧,这里曾经是丝绸之路南支的咽喉门户。

楼兰于公元前176年以前建国、公元630年消亡,历时800多年。随着楼兰国的消亡,这里渐渐成为人迹罕至之地,丝绸之路的故道不复存在,罗布荒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

直到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探险队沿着干枯的孔雀河左河床来到罗布荒原,意外地发现了隐藏在历史沙砾中一千多年的楼兰古城,这一“神迹”才重现于世。

斯文·赫定回到欧洲,向全世界公布了罗布荒原上的“沙埋文明”,轰动一时。神秘的“楼兰”是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成就之一,而楼兰古国所在的这一片罗布荒原,成为了世界探险家趋之若鹜的神秘地带。

斯文·赫定曾在他那部著名的《亚洲腹地探险8年》一书中写道:“罗布泊使我惊讶,它像座仙湖,水面像镜子一样,在和煦的阳光下,我乘舟而行,如神仙一般。”

作为此地最大的沙漠咸湖,罗布泊也因此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

上世纪初叶,罗布泊的“游移之谜”曾引起世界学术界的极大争论。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斯文·赫定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处更低的地方流去,又过许多年,抬高的湖底会由于风蚀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这个周期为1510年,所以,他认为罗布泊是一个在沙漠中不断游移的湖。

斯文·赫定这一学说,在当时曾得到了世界普遍认可。“游移之谜”给罗布泊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这片幽灵般的湖泊,再一次引起了全世界探险家的极大兴趣。

1927年,中国科学家第一次靠近了这片“幽灵湖泊”。斯文·赫定在筹备第六次中亚考察时,决定由中瑞两国共同组成一个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时任北京大学教务长的知名学者徐炳旭担任中方团长,团中尽数是当时首屈一指的专家,如地质与古生物学家丁道衡、考古学家黄文弼、地理学家陈宗器等。

这次考察从1927年持续到1933年,考察队先后在罗布泊、吐鲁番和塔里木盆地进行考古调查和部分试掘,撰写了《罗布淖尔考古记》、《吐鲁番考古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