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恐怖灵异故事——千年-灵异恐怖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12 06:57:08|-

七夜谈之七

千年

我是一株修炼千年的桃树。

据说我有很多个称呼,诸如桃夫人、小桃桃、桃道友、桃儿、笨小桃等等,当然,这些称呼我是一个都不会去回应的。

因为,它们都是一个极度无耻的人类擅自强加给我的。

我很悲愤,于是在他的熏香里下毒,在他的被子里塞虫,在他的饮食里丢巴豆……总之,我做着一切也许不能置他于死地但整个过程会无比痛苦的报复计划,然而,最最让我悲愤的是——那些计划全部失败了。

每当我照镜子时,就会很后悔。

在我还是株桃树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在幻化成形时一定要成为世间最美丽的人!此后,我无所不用其极,在修炼成精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遍地去找美人,但凡听说哪家的千金或公子特别美丽时,就会跑去落户到他们家中,好汲取那些融汇了天地菁华的人类的不同美丽。

最终,这个目标实现了。

但是,劫难也随之而来了……

“诸位——

你们,为什么要修炼?

为了成仙?

你们知道植物或者动物,甚至那些意识形态之流的,要修炼成仙,过程是多么的曲折与漫长么?

你们真的觉得这漫长的过程是为了磨练我们的性子考验我们的道德深造我们的修为么?

错!大错特错了!

事实上,这根本就是老天对我们撒的一个弥天大谎!为了遮掩他们的偏心、蛮横与无耻!

你们试想一下,我们要修炼多少年才能幻化?又为什么我们所有妖精在幻化术上所能达到的终极目标都是——修成人身?

那些肮脏的、制造了这个世界里最多垃圾,对这个世界进行着最大破坏的人类,他们却生来就拥有我们所要修炼千年才能拥有的形体——这,公平吗?

更不公平的是,为什么人类修炼成仙,也比我们容易?他们几乎都不用经历天劫,只要修为一到就能羽化成仙——比如那些和尚,他们甚至只需要短短的几十年,就可以以圆寂那样毫无痛苦的方式成佛——凭什么?

你们真的觉得,这样公平吗?

不!当然不公平!所以,不要修炼了!与其在这修炼千年才能踏上仙班,不如就此花开花落转世轮回直接变成人类再修炼!那样,才是最直截了当也最快捷的方法!”

某个阴雨绵绵的午后,我站在庭院前的回廊下,一手插腰,一手扯来株喇叭花当作话筒,向院子里栽种的那些花花草草——我的曾经同类们,进行着无比悲壮的演讲。

为了让她们不至于误入歧途,为了让她们不重蹈我的覆辙,为了让她们不再重复我所经历的悲剧,说到动情处,我泪如雨下。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拉了下我的衣袖,“桃姐……”

我转头,看见来人,很不耐烦:“干吗,小狗尾?”

那是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大小的童子,但事实上,他是株修炼了五百年的狗尾巴草。他本来是我的仆人,但现在却是我的同级。

一想到这,我的心就在滴血,而他,果然下一句话就是:“主人在叫你。”

我怒不可抑,当即将手中的喇叭花朝他头上敲过去:“主人主人主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也不想想当年你走火入魔时是谁出手救得你?”

喇叭花哇哇大叫起来:“痛痛痛痛痛!桃仙姑你手下留点情留点情,别真的整死了小的啊……”

而小狗尾虽然没喊疼,却睁大了眼睛好生委屈,“可是,若非那紧要关头你突然路过踩我一脚,我也不会走火入魔啊……”

我继续敲:“当年你无家可归时是谁好心收留了你?”

“那是你烧了我的家在先……”他被我一瞪,越说越小声。

我捂着胸口,直觉世情凉薄,老天也好,妖精也好,竟都如此待我,忍不住又泪从中来:“我对你这么好,结果,我刚一落难,你就倒戈了,竟然帮着钟于那个混蛋欺负我……呜呜呜呜……”

他听闻钟于二字,啊了一声,道:“对了,主人还在等你呢!”

“不去!”我恨恨地跺脚。

“主人说,你不去也好,他那狐裘的带子昨儿断了一根,正好用你那条替上,到时候拧死打结……”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丢下喇叭花朝书房冲了过去。

那条丝带可干系到我的魂魄灵元,也是我之所以被钟于奴役的最大原因。那家伙,平时动不动就轻捻慢扯一番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用它当衣带!气死我了!

我一脚踢开书房的门,“姓钟的,你找我干吗?给你送终吗?”

房门应声而倒,砰的一声,震起无数粉尘。我捂住口鼻咳嗽了几下,视线掠及处,却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啊啊啊啊啊——

袅袅上升的水气,滚动着水珠的麦色肌肤,还有那纹理鲜明的锁骨,被水浸的又湿又亮的长发,以及,集以上所有闪亮亮于一身的坐在大木桶里正在沐浴的男子,细长的眼睛瞟过来,薄薄的唇角上扬,慵懒从容地冲我一笑:“小桃儿,你终于来了。”

“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看不出来吗?”他的手轻轻一划,水面上漂浮的桃花被顺势拨开,露出水下有些模糊却又有些清晰的部位来,吓得我连忙又捂上眼睛:“你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钟于啊哈一笑,声音好是狡黠:“不会吧,我修炼千年的小桃儿,难道你还没见过成年男子的裸体?”

“我我我都是住在美人儿们的院子里的,只、只只是看看他们赏花踏青游玩吟诗时的模样,才、才没那么龌龊的去偷窥他们洗澡!”我因太过羞愤,而变成了结巴。

钟于轻轻一叹:“那真是太可惜了,你可错过了最最动人的画面呢。”说着,突然站了起来。

我尖叫一声,再次捂眼,一件衣服就那么飞过来,将我从头罩下,呸呸呸呸——衣服里全是钟于的味道!连忙扯掉!

那边,钟于已穿上了一件新袍子,走到镜前开始梳头。

这个无耻的人类,还敢说我自恋,照我看,他明明就比我更自恋!据说他今年已经有九百多岁了,按照人类的年龄来说,无论道行有多深,都该显得老态龙钟了,可是他却依旧一幅二十出头的模样。哼,肯定是偷偷把修真都用在了仪容上了。

就如此时,用观音峰的天泉(那可是凡人饮一滴就可延寿十年的琼浆!)、桃源乡的桃花(那可是我族菁英里的菁英、极品中的极品!)、璇玑阁的香精(世间最巧的人类工匠酿制出的最贵水粉,据说一小瓶就得千金!)来洗澡,照着昆仑镜(那可是昆仑镜啊昆仑镜!知道什么是昆仑镜吗?去百度吧~虾米?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百度?我可是妖精耶!差点就成仙的妖精耶!那么穿越个时空到2000年后也不足为奇嘛~),再用东霞山的白玉龙龙角制成的梳子梳头……

这个男人,简直是奢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啊!

人渣、败类、混蛋加九级!

我在心中暗暗咒骂,钟于慢条斯理的梳好头,整整衣冠,问:“小桃儿,看你家主人我现在的样子如何?”

我无精打采的答道:“很好,可以嫁人了。”

他扑哧一笑,“坏桃儿,我可是你的主人,我若不体面,你岂非也很丢人?更何况,今日我们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外表可是很重要的啊。”

呸,就他还有重要的事情?不偷鸡摸狗、惹是生非就不错了。

钟于走过来,一揽我腰道:“走吧。”

“诶?去哪?等等!我说,你的手放在哪了?离我远点,你这个OOXX@#%……”就在我一连串的咒骂声里,钟于展开了一道结界,然后瞬间移转,突如其来的压力让我胸口一滞,正想呕吐,他却已停了下来。

我环顾四周,却原来是个很小的村庄。单看那些茅草房就知道了,住在这里的人类肯定都很穷。这种破地方也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我正不屑着,钟于竖起一根手指嘘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别出声,来了。”

远远的,村落那头,出现了一道身影。

十五六岁的少年,眉眼仿若冰雪铸就,清贵幽冷,堪称绝色——当然,比我还是差了一点。

我推推钟于,“他不就是你收养的那只小狐妖吗?”

钟于眼睛一弯,笑而不答。我想起当日遭遇天劫之时,小狐妖曾闯入我家,追问钟于何时何地,彼时一头雾水,现在看来,大概就是为了这个事情了。

掐指一算,此地果然就是婆罗山下的沈家村。

真奇怪,他们两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么个穷村子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一个半仙、一个狐妖,外加一位被胁迫的美人——我,来处理的?

小狐妖走进每户人家,仿佛在寻找什么,但都很快退了出来。随着没找过的人家越来越少,他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焦虑,而与之完全相反的则是——钟于笑得越来越猥琐。

我瞪他一眼,无声询问:他在找什么?

钟于眨眨眼睛:你猜?

哼,我就知道这个无耻之徒不把别人的胃口吊个死去活来是不会罢休的,当即气恼,也不再问了,全神贯注的看。

小狐妖将整个村子大概七十余户人家全都找了个遍,目光突然一扫,朝我和钟于的方向看来。那阴冷的目光,如利刃一般割在我身上,吓得我当即啊了一声。

此声一出,结界即破。

钟于望着我,摇头叹了口气:“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而在他的叹息声里,小狐妖飞身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急声道:“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告诉我是辛子年四月初三沈家村的!为什么没有?”

钟于笑道:“年轻人就是容易激动,有话好好说嘛……”

小狐妖气的脸都白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