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情缘小说——仙侠-灵异恐怖yy风流小说

灵异情缘小说——仙侠-灵异恐怖yy风流小说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11 21:57:30|-

by天下无病

他紧紧盯着我,问道:“我长得丑吗?”[/L]

我虽然十分同情他,但还是老实地点头,“丑。”

[/L]

今日我躲开伊莉又跑向了恶蛟山,想去目睹那恶蛟的风采,只是刚进山便被人拦了下来。

“哎哟哟,瞧瞧这位是谁?不是孔雀城里鼎鼎有名的丑公主吗?”

这声音四分柔媚六分讽刺,一听便知道是我那常年的宿敌——狐狸族的公主柳媚儿。

柳媚儿一手摇着美人扇,扭着身子向我走来,“小丑儿,长得丑便不要出来,吓到别人可不好。”

我未曾言语,只当做没看到她。她却不依,张手挡住我的去路,挑衅道:“小丑儿,没听到我和你说话吗?”

我这才正眼看她,心里着实无奈。我认识柳媚儿已有五百余年,这五百年里我两相见的次数不多,但每次必定是烟火四起,只差烧掉一座城庙。原因也简单的很,只因五百年前狐王带柳媚儿进孔雀城,一向被夸做绝世美人的柳媚儿却败在我的相貌之下,继而眼红恼怒,四处传言我是个丑姑娘。唉,说来我也无辜的紧,套句凡间的话:难道长得美也是一种罪。

柳媚儿大喝一声,“小丑儿,我在和你说话呢,回神!”

我懒懒瞧她一眼,闪过她便走。她见状笑出声,“丑儿,莫不是见到我你就自卑了?所以才不发一言就离开?”

我仍是不出声,她又讥笑道:“也亏得你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是个丑东西,否则不知还要多少人昧着良心说你比我美。”

这姑娘得失心实在过重,五百年了还计较这茬。

她又道: “小丑儿,你父皇母后长得这般漂亮,你却这般丑,照我瞧,莫不是因为你是捡来的?”

我停下脚步,略微思索。她见状更为嚣张的道:“看来我说中了对不对?原来你是捡……”

柳媚儿下面的话咽了下去,只因我正优雅的捏着她的脖颈儿,笑眯眯的道:“你方才说什么?”

她有些惊吓,没料到我会对她出手,可下一秒又不屑道:“小丑儿,你别忘了我是狐族公主,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寒毛……”

“啪啪。”我利落的给了她两巴掌,又问:“你方才说了什么”

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我,“你这个丑货,竟然敢打……”

我打了个响指,变了簇火出来, “你方才说什么来着?”

她原本还想骂人,见火苗已烧掉她一撮头发后连忙改口,“我方才说你比我美!你比我美!”

我将火凑近她的脸,好声好气道:“你说的是实话吗?”

她立刻点点头如蒜,“实话!大实话!”

我改拿小刀比划着她的脸,“那往年……”

她忙不迭道:“往年是我心小眼小嫉妒你!希望小丑……不,公主别和我计较!”

我满意的松手,她立刻跑的飞快,等离我有三丈远后大喊:“小丑儿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叫你好看!”

我懒得理她,好好的法术不练偏偏去练媚术,瞧,这种时候就吃亏的很吧。

昨日来恶蛟潭时我并未见到恶蛟,只看到了朵极美的紫花,我一时嘴馋将它吞了下去,谁知回去后就昏迷了几个时辰,幸好御医检查后说并无大碍。这次来依旧不见恶蛟,倒是有名白衣仙人趴在地上,似在小憩。

我不敢贸贸然出去,躲在暗处观察了约莫半个时辰,见他没有任何动作,这才慢吞吞走了过去,用脚尖试探地踢了踢他。

没反应。

再踢。

还是没反应。

我蹲下,将他从脸朝下的姿势翻成了脸朝上,甩手给了他两个耳光。

还是没反应。

看来是真晕了。

我突然想起上次在凡间读的那本书,似乎叫什么《急救手册》,里面有一页就是讲解如何抢救昏迷之人。

事不宜迟,救人要紧。我努力回想书里的内容,似模似样的双手交叠,往那人胸口压去。

“咔嚓”一声后,仙人终于有了反应,他缓缓睁眼,一双黑眸深不见底。

“姑娘。”他开口,声音虚弱。

我连忙应下,“你受伤了,我方才正用凡间医术医治你。”看来还颇有成效。

他却有些咬牙切齿,“在……在下的肋骨,断了。”

我霎时无言,原来方才那声是他肋骨被压断的声音。

“在下的脸似乎有些火辣辣……”

“……”我什么都不曾听到。

他咳嗽了几声,“姑娘可否将在下带到附近安全的山洞中休养?”

我连忙点头,化作原身,示意他爬到我背上。他讶异道:“姑娘竟是孔雀皇族。”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待他扯住羽尾后便一把将他扇到了背上。

呃……许是我力道过重,他又昏过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这附近我最熟的山洞,起码飞半个时辰才到。

二、

这次我老老实实施法将他胸前肋骨接了回去,但他的内伤极重,饶是我也没有任何法子,只能在他身边生起火堆,确保他夜里不会太过虚弱而被冻死。

至于我,自然是要回孔雀城报道,伊莉说过,我要是敢夜不归宿便打死我。

第二日一大早,我便又赶回山洞,但我到时洞里只剩一堆灰烬,仙人不知所踪。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洞中没有任何斗法迹象,看来仙人的伤已经恢复或被人接走了。这样想着我便欢快的往外走,脚步却硬生生停住。

洞外仙人正用树枝做拐,摇摇摆摆的往里走。看到我后轻挑剑眉,慢条斯理说道:“这么早便来了?白日里气温不低,姑娘大可等天黑时再来帮在下生火。”

我收回脚,讪笑道:“哪里,哪里。”看来这仙人心眼不大,这话分明是记恨我昨晚留他一人在洞里。但我理亏在先,也不好说什么,只上前殷勤地扶住他,“仙人现在感觉如何?伤势可有好转?”

他不客气地扔掉树枝,将半个身子压到我身上,“内伤需慢慢调养,只是胸口这伤……”

我连忙道:“我带了药来,煎着喝半个月就好,半个月就好。”

他这才满意的“嗯”了声,在我的搀扶下缓缓靠墙而坐。我也乖乖坐到他对面,拿出药包开始煎药。

“那个,仙人啊,你到恶蛟潭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觉得有些安静,打算活络下氛围。

“池卿。”

“池卿?池卿是什么?”

仙人没好气地白我一眼,“我的名字。”

我眨眼,“原来仙人叫池卿啊,池姓,莫非仙人和昆仑池家有关系?”

他有些讶异,“你竟然知道昆仑?”

“昆仑仙境我怎会不知……”我倏地反应过来,不悦地道:“你在逗我?”

他唇畔含笑,双眸微眯,“我都已经报上家门,姑娘可还没呢。”

我虽不想搭理,但谁叫我有错在先,只得答道:“罗络。”

他似乎很诧异,“孔雀王的独生女罗络?”

我斜睨他,没好气道:“你竟然知道孔雀王?”

他面色沉重,似是受了打击,“没想到啊没想到,孔雀公主竟是这番模样。”

我瞧他这副表情,顿时心生怜悯,“你别自卑,长成这般模样不是你的错。”

他愣住,直直地看着我,“你说什么?”

我更是自责,“你别误会,我没有说你丑,只是你长的不如我好看而已。”

他皱眉,眼里的情绪十分复杂,“你拿枚镜子给我。”

我从袖中掏出镜子递给他,看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自己,而后猛地凑近我,几乎鼻子贴鼻子。

他紧紧盯着我,问道:“我长得丑吗?”

我虽然十分同情他,但还是老实地点头,“丑。”

三、

打我说池卿丑之后,他已经一个时辰没理我了。任我说尽万般好话,他也只背对着我缩在角落,背影好不凄凉。

母后说的极对,真相总是伤人。

我到这时也没了词汇,干坐着却也尴尬,只好起身道:“药煎好了,你趁热喝下,我明日再来看你。”

池卿那边却飘来一句,“你又想将我抛下?”

这话虽短,却有股指控的意味,叫我立刻摇头否认,“没有。”

“天又没黑,你这么早走作甚?”

“……”总不能说我怕他记恨与我吧?

“过来。”他终于转身,面无表情地拍了拍身侧的位子,“坐这里。”

我端着药碗过去,他嫌恶地看了浓稠的药汁一眼,闭着眼睛一口喝下,接着将碗扔到了一旁。我见状想去捡碗,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一张脸又是凑的极近,目光灼灼。

我回以注视。

然后……

“那个。”我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嘴边有些药渍。”有点脏。

他嘴角微微抽搐,直接扯过我的衣袖擦拭。

我很想指责,但碍于他此刻的表情十分严肃,只好作罢。

“罗络。”池卿突然温和地叫我。

我应道:“恩。”

“你瞧我这长相……”他握住我的手贴上他脸颊,双眸微眯,带点诱惑地开口,“真的丑吗?”

我回答的十分果断,“丑。”

他笑容僵住,片刻后又继续好言问道:“哪里丑?”

我挣脱他的手,老老实实回答,“眉毛太浓,眼睛太黑,鼻子太挺,嘴唇太红,皮肤太白。”身为男子长成这副模样,他爹娘该是有多伤心。

他闻言哭笑不得,“那照你这么说,怎样的男子才算好看?”

说到这个我便兴致勃勃,“自然是东翎星君,他那副样貌实在是天上难得凡间难寻!”

“你确定你说的是那个掌管仙界奖惩的东翎星君?”

“正是。”

“你真是……”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到最后竟是捧腹大笑,“奇葩。”

我懒得同他计较,顾自收拾起了药碗。

“罗络,”他懒洋洋的靠着墙,“看来我这伤没个把个月是好不了了,这期间你可得对我负责。”

虽说我很想问他为何不通知家人,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不说自有他的理由。他胸口的肋骨被我压断,再被我点出长得丑,如若又被我触及伤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