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情缘故事——神仙肉-灵异恐怖小说借种林星

灵异情缘故事——神仙肉-灵异恐怖小说借种林星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11 05:57:36|-

春日阳气生,宜进补。清虚道观的知观容尘子乃禄存星转世,食其肉能抵百年修行。

垂涎神仙肉的妖怪不计其数,但一则大补药道法精妙,二则他童子之身未破,德行无亏,难有破绽。

妖怪们很苦恼,可是容尘子更苦恼。他和一只河蚌精斗法已经三天三夜,那河蚌精一身黑色斗蓬从头遮到脚,看不清模样,道行却着实不低。一路打到最后,对方没输,他也没赢。两败俱伤之后,突然斜里冲出一只黑熊精想要半路截胡。

一个声名赫赫的知观和一只九百多年道行的河蚌精,面对这只三百年的黑熊精傻眼了。

正是龙搁浅滩遭虾戏,二人本已是强弩之末,竟被黑熊精打得落花流水。河蚌有意逃走,但这黑熊精既想要知观的神仙肉,更垂涎河蚌精的内丹,哪里肯放?迫于无奈,先前打得头破血流的一道一妖只得硬着头皮作了盟友。

这一打又是一天一夜,容尘子体力不支,河蚌精眼见自己千年修为要闹出个千古笑柄,它往地上一歪,现出了原形——四尺来长的一只大河蚌。

黑熊精心中惊喜,就倾身去掏它的内丹。容尘子见情况危急,忙咬破舌尖,急画退魔符一张试图暂且退敌。不料画到一半,就听那黑熊杀猪似地一声哀嚎——熊掌被蚌壳夹住了!

容尘子祭符镇住了那小妖,一道一妖四目相对,河蚌精看见一个灰头土脸的老道,容尘子看见一只狼狈不堪的河蚌,突然地就生了那么一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容尘子靠着大河蚌坐下来喘气:“还打吗?”

大河蚌半天才答非所问地道:“渴。”

此后,清虚观便多了个河蚌精。初时它一直睡在膳堂外的水缸里,容尘子不愿整个清虚观都喝它的洗澡水,不得已给它挖了个池塘。但大多时候它更愿意睡在容尘子的罗汉床上。容尘子香,真香,它闻着闻着哈喇子就泛滥成河。灵异恐怖小说借种林星

而容尘子大多时候醒来,都会发现自己身边睡着一只口水横流的大河蚌。以至于最近负责铺床叠被的道童看着雪白床单上的痕迹,总是神色微妙……

正月十五,清虚观设祈福道场,由知观容尘子任高功法师,场中天师踏罡、磬铙齐鸣,众善男善女云集观中,场面热闹非凡。

那河蚌精也远远趴在拱檐一角晒太阳,它的壳是灰黑色,和灰瓦融为一体,倒是极难发觉。容尘子也不理会,自颂经念咒。斜阳晚照,樱花积积攒攒开了满树。河蚌张开壳长吸一口气,嗅到满庭淡香。

道场之后,众人免不了向知观求些平安符,容尘子忙于应酬,一直耽搁到二更天。河蚌精在他卧房里,喝着他的茶水,翻着他的经书,最后因为自卑,它把经书上所有它看不懂的全部撕掉了。

容尘子悖然大怒,双方又斗了一场。河蚌精不知道自己撕了人家祖师爷的手抄本,冷不防被容尘子一拂尘打在背上,几乎打裂了蚌壳。

这九百多年的妖怪终于妖性大发,它大声怒斥:“臭牛鼻子,老子日你仙人!竟敢伤老子蚌壳!老子今天要大开杀戒!我先杀我自己,再杀你,最后杀光你的徒子徒孙!”

“……”容尘子结了个手印停在中途,一刻钟之后他摇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他俯下身开始捡地上的纸团,捡了一阵,他摇摇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将书页铺平粘好,容尘子终于躺下睡了。那河蚌精悄悄摸到他身边,大大地张开两扇蚌壳,冲着他右臂猛力咬合。容尘子惊身坐起,右臂痛彻心肺,再怎么清心寡欲如今也是怒不可遏了。

他抱着手臂弯下腰去,哪还有半点仙风道骨的形象:“还敢咬人,你是女人吗?是女人吗?!”

次日,山下钱家庄的钱老爷子亲自来请,说是钱家二千金得了邪病。容尘子于梦中得神将耳语,知道事情不简单,他右臂受伤,画不得符,就欲回拒。

不想那钱老爷出手甚是大方,容尘子也就动了心思。他命弟子收拾东西,奈何右臂如坠千斤,不得已便命道童去偏院池塘,把那个大河蚌给捞出来。

河蚌精不应声,道童挖了半天也弄不上来。容尘子没办法,只好蹲塘边跟它商量:“上来帮个忙,事成之后给你块肉。”

池中还是没动静,容尘子有些诧异,以食指搅动池水:“不要?”

池边的石缝里冒了一串泡泡,河蚌精声音沉闷:“让你的徒子徒孙把石头搬开,老子卡里边了……”

钱小姐的病不是一般症候,莫怪钱老爷不好说明。钱府近来每到入夜便有一个男人前来与小姐交感,丫头们也看不见人,就听见脚步声格外瘆人。连护家犬都只能躲在角落里低吠。

个把月下来,钱小姐越来越萎顿。钱老爷无法,因知道清虚观的知观是个有真本事的,这才前来请他。

事儿是个小事,容尘子命钱老爷取了根缝衣的长针,于针后穿红线,随手施了个术,嘱咐钱小姐,将这根针别在男人的衣角。

一家人在堂中等天黑,容尘子坐在太师椅上阖目养神,钱老爷特意命人准备了一桌斋菜孝敬。河蚌仍旧着黑色斗蓬,风帽遮住了眉眼。它一言不发,旁若无人地坐在容尘子身边。

容尘子习惯了它这副装束,甚至暗暗怀疑它脸上有不能见人处,并不介意。

到子时,绣楼上传来响动,那卷红线渐渐出了钱家大院,容尘子一边命钱家人站远些,一边随着红线追踪而往。

河蚌精跟在他身后,那红线越走越快,众人一路追到东厢房,见房梁上盘着一条湿淋淋的乌梢蛇,头上长红冠,长约三米,足有男人手臂粗细,一身绿褐斑点。容尘子命人取来一把锄头,让河蚌精拿了锄头站在钱家后花园的假山上。

河蚌精也知道蛇喜阴,身上又有水,它那么大一条总不会躲水缸里,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躲在后花园的湖里。它攀着一根巨大的柏树站到了树旁的假山上,那蛇果然向这边行来,钱家人吓得两腿发软。

大河蚌本是妖身,也无畏惧。它趁蛇将要入水的时候,一锄头照七寸挖下去。随后它就觉得不对——血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滴,肉都失去了鲜色,这是条死蛇。

它心中一惊,就知道不好!来不及回头,它以倒打一钯的动作直接将锄头往后一砍,结结实实地砍入了身后的柏树里。浓稠的树脂喷涌而出,将它裹得跟琥珀一般。

河蚌心里也就明白了——这东西道行也不下千年,八成也是奔着神仙肉算计容尘子来着。而容尘子有神将相护,岂不知事情难易?它奋力挣扎,还不忘破口大骂:“容尘子你个□的,老子日你仙人板板!!”

容尘子梦间有所见,倒也不惊。见它还精神,他当下便不慌不忙地指挥道童布阵,将八方困死。随后他命钱老爷搬来桐油,往柏树周围一浇。这次别说是柏树,便是大河蚌也急了,它也不骂了,换了个讨好的语气:“容尘子道长,容哥!不不,容大爷!烧不得啊大爷!!”

容尘子音色清冷:“福生无量天尊,贫道的胳膊伤了。”

里面那河蚌已经痛哭流涕:“我错了,我不该喝您的茶,不该撕您的经文,更不该夹您的胳膊,容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千万烧不得……”

容尘子不言不动,河蚌一咬牙,掐了个诀引湖水入树洞。水涌得急,柏树树身不能盛,最后砰地一声炸裂开来。柏树枝不停地抖动,疯狂地裹住河蚌,细枝如刀,几欲穿透它的身体。河蚌术法属水,结水成冰,它并不畏惧树妖根须。

渐渐的,树身被河蚌用锄头砍伤的地方竟然开始流血。钱老爷一家早已躲出了老远,容尘子左手抽了背后金光湛然的宝剑,将一道黄符抛于空中,剑随符动,猛然刺入柏树之间,那些裹住河蚌的枝桠骤然散开,容尘子一剑刺入树身,老树一哆嗦,终于将河蚌从树洞里吐了出来。

河蚌精全身裹满透明的树脂,像座封在冰中的雕像。容尘子下意识去接,他低头一望,只见透明如水晶的树脂中,那河蚌恢复了人身,黑色的风帽被掀开,它闭着眼睛。树脂太透明,容尘子能看清它长长的睫毛、挺俏的鼻尖、丰盈的红唇、精巧的下巴,它分明就是个女子!

神思一顿,人就没接住,河蚌砰地一声掉在地上。它挣扎着出了树脂就欲逃走,奈何容尘子布的是诛妖阵,它一时半会也出不去,只得满腹牢骚地同容尘子一起收拾树妖。

一直闹到天亮,树妖终于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空气中散发着腥臭的味道,它死前所有的根须都卷出了地面,枝桠如同枯爪将附近的亭子都拍塌了半边,一声尖叫如同婴儿啼哭,听得人浑身发冷。

末了,河蚌精问容尘子怎么善后,容尘子倒是实话实说:“把余灰装坛子里,掘地深埋。”

河蚌精摇头:“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它又戴上风帽,将树妖的余灰扫进坛子里,待容尘子用符封好,它抱着坛子来到钱老爷面前:“千年树妖,又住同一个院子里,怎么着也算是你们祖宗辈了,把它好好贡起来,别忘了逢年过节多上上香。以后每年须请知观过来做一场法事,消弥其怨气。”

钱老爷不敢去接那坛子,只命家奴接过来,嘴里倒是不敢驳法师的意思,一个劲地应承。容尘子以绸绢拭手,低声道:“没这个必要了吧?我布的玄天诛妖阵,它已经魂灰魄散了。”

河蚌哼了一声以示不屑:“这叫售后服务,你懂不懂……贡在家里他们就会害怕,害怕就得多去清虚观积福行善,再说每年你又多了一单生意……”

容尘子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