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恐怖小说:供养村-灵异恐怖小说

-|分类:灵异恐怖|2017-03-05 21:13:18|-

灵异恐怖小说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车窗上满是黏湿的雾气。

林言透过迷蒙的车窗看着外面的雨,心里也渐渐升起一层雾气。

曲折狭窄的山路尽头,等待着自己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天地。“舅姥姥家”,那是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以前自己甚至从未听说。但是当这个暑假来临的时候,爸爸妈妈突然说他们要出国看病,自己就一下子确定要被送到这遥远的山村陌生的人家里,寄居整整一个暑假。

尽管林言满心不高兴,但是他不会说,毕竟爸爸妈妈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只是出于“爱心”,以“爸爸妈妈”的名义,给自己活着的机会的人,林言从小就明白,他们对自己只有爱心,并没有爱,自己没有资格拒绝他们的任何一个决定。

车子拐了一个弯,山路似乎更窄了,林言抬起头,从妈妈的肩膀看过去,依稀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妈妈说,要到了。

林言尽管抱着一份听之任之的态度,但是本就失落的心还是落到了更深冷的地方——前面那个村子太小了,而且如此坐落在一处需要开车颠簸几个小时山路才能到达的群山之间,简直是恐怖漫画里才会描写到的荒村,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何等让人无法适应的艰难处境。

他低下头不再去看,脸上木木的全无表情。

车子进了村,停到了一户人家前面。

石砌的围墙中间,老旧的木门打开了。被爸爸妈妈招呼着下了车,林言看到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老人藏在一把旧雨伞下面迷糊的眼睛透过迷糊的雨雾笑着,以一种令人不安的高兴姿态把他们迎了进去。

在土炕上坐下来之后,林言知道了,那个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围着小村的层层叠叠的群山一样的、自己竟似乎有些眼熟的老人,就是自己的“舅姥姥”。她是个寡妇,一个人住在这破落的小院子里。

老人眯着眼拉着林言的手说“这就是你们领回去的那个娃啊?长得这么高这么俊了”的时候,林言僵硬地笑笑,感到浑身有种不能控制的酥麻感,似乎对舅姥姥的手充满了潜意识里的恐惧。

2

林言是被舅姥姥炒菜的时候铁铲子敲打铁锅的声音吵醒的。

昨夜爸爸妈妈连夜冒雨离开后,林言一直没睡着,当时他使劲闭着眼睛,不过是为了躲避舅姥姥喋喋不休的问询。

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太阳光从大山缝隙间穿过来,懒洋洋地落在小村的屋脊上,昨日那荒凉阴郁的味道散了一些,林言觉得多少有些安心了。

他悄悄地坐了起来,细细地打量着自己接下来将要生活的地方。

屋子很简陋,地上只有一个连体的柜子和两把木椅,林言注意到柜子上放着着一个黑色的相框,里面是一个长得很像舅姥姥的女人和一个不算老的老头的黑白合影。

照片前放着两个旧碗,里面放着黄色的生米,旁边一个香炉里,正曲曲弯弯飘着白色的烟气。

林言正看着,门帘掀起,舅姥姥弓着身子走了进来。

“你醒了娃儿?”舅姥姥浑浊的眼睛看着林言笑着。林言总觉得她的笑让人很不舒服,莫名的显得阴郁而诡异。

“嗯。”

“洗洗脸,吃饭了。”舅姥姥说着话,慢慢地又转身走了出去。

林言下了地,跟着舅姥姥来到外面的屋子。外屋里已经放好了一张木桌,几样简单的菜肴发出沉闷的香气。林言看到菜碟边上放着两个旧碗,碗里面却和柜子上的旧碗一样,放着的也是黄色的生米。

林言很诧异,柜子上的照片应该是遗像,所以才有香炉生米,可是舅姥姥怎么把饭桌上也放上了生米呢,难道是思念照片上的两个人,所以吃饭的时候还要摆上他们的碗筷?

他还没来得及问,舅姥姥已经坐下来,竟然端起一碗生米,“咯吱咯吱”嚼起来!

林言看的目瞪口呆,舅姥姥却微笑着招呼他过来一起吃。眼看着黄色白色的米粉顺着她的嘴巴里流出来,林言感到浑身一震透寒。

他紧张地在桌子旁坐下来,小心地吃着那几样菜,属于他的那碗生米,他根本动都不敢动。

正在林言忐忑不安之际,一个人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三婶子,刚子的尸体拉回来了,您去帮着裹裹身子吧!”那个人噗通一下跪下来说道。

林言被搞得震惊不已,看一看,舅姥姥淡定地又嚼了一口生米,然后缓缓站起来,对林言交代了一句“好好吃饭,等我回来”,就弓着身子,跟着那个人走了。

等到林言明白过来,舅姥姥和那个人已经消失在院门外。林言想了想,收拾了一下碗筷,闩上舅姥姥的家门,径直走出了院子。

小村的土路上还飘着昨夜细雨带来的湿冷味道,林言就踩着湿软的土路走在狭窄安静的街道上。他其实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能看到舅姥姥去了哪户人家,他想看看她给死人“裹裹身体”的场景。

就这么走着,林言遇到了一个人。

3

那是一个脏兮兮的年轻人,看起来比林言大不了几岁。当时林言漫无目的地走着,迎面就遇到了他。

本来林言已经刻意靠着街边打算避让开他了,因为他看起来就是一个疯疯傻傻的人,但是想不到他却歪扭着身子拦住了林言。

“你是个不认识的人!”

那个人拦着林言,翻着一双黑眼珠本就很少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突然嘎声说道。

“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林言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和那个人之间距离远了一些。

“你来杀谁?”那个人又突然奇怪地问。

他这话让林言一惊,甚至忽略了那个人错错脚步,离自己又近了一些。

“你什么意思?”林言试探着问。

“我们村子里谁不知道啊,只要有外面的人来,村子里就会死一个人的,你不会是不知道这件事,瞎闯到村子里来的吧?”那个人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一副鄙视的样子说。

林言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人,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仅仅是他的疯话。

“你真不知道?”看着林言那个样子,那个人忽然降低了语声,伸长脖子凑过来说。

“我……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别人养着的,城里的有钱人养着我们村子里人,一旦他们身体里的东西坏了,就来我们村子里杀一个人,把我们身体里的东西换给他们。所以每次村子里有人来,都是生病的富人,我们村子里也就会死一个人。”那个人神秘兮兮地说着。

林言听得心惊肉跳,那个人却似乎并不恐惧。他虽然一副说出了一个秘密的样子,却显然并不觉得这秘密有什么可怕,似乎被人杀死拿走器官对他们来说十分正常。

看着林言听得愣了,那个人白多黑少的眼睛忽闪忽闪,又说:“我们村里都死了好多人了,但是好多人死了之后又回来了。今天刚子就回来了,听说他是被人把心挖走了!”

刚子?!

林言脑子里猛然闪过早上那个人去找舅姥姥给死人裹尸体的时候的画面,那个人说的不就是“刚子”这个名字吗?

这名字似乎是一个佐证,一下子加大了眼前这个人说的话的可信度,林言的心陡然提了起来。但是还没等林言确定那个人说的是真是假,那个人却忽然露出很恐惧的表情,慌慌张张跑掉了。

林言更加坚定了要找到舅姥姥,看看她给人裹尸体的画面的心思了。

刚刚那个人虽然看似是个疯子,他说的话虽然也听着那么像疯话,但是本就对自己这次被送到这里心中隐隐充满了不安的林言,却觉得自己不能轻易放过这个可能会给自己指引真相的信息。

这个小村是个什么地方啊?难道真的是恐怖故事里的荒村?怎么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舅姥姥吃着给死人上供的生米;疯子说他们的村民都是别人养着贮备器官的供体;还说他们很多村民死了又回来了……

林言忽然越发觉得爸爸妈妈把自己扔到这里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要出国那么简单了。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去想,也许他们十余年前领养自己,本就是为了有一天把自己送到这里来。他们也许有什么深邃阴险的阴谋也未可知!

对了,他们说是去看病……

看什么病?

林言的心头飘起一块阴云。

一直以来,他在爸爸妈妈的身边表现的乖巧懂事,一来是出于被收养的感激,二来也是出于维护自己不被赶走的谨慎。他们也许以为他已经融入了他们的家庭,彻底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儿子,但是林言自己清楚,他从没有。

他从来都没有过安全感。

果然,现在自己被抛弃到了这个诡异阴险的地方,他觉得他们也许要暴露当初收养自己的真正动机了。

难道自己也是被送到这里养着,等待被人拿走器官的?

林言不敢多想了,那会让他不寒而栗。

4

林言躲避着村子里的人,小心地潜行着,想找到舅姥姥所去的人家,以发现验证或者否定那个人说法的证据,但是他没有找到之前,就忽然听到一阵悲戚戚的哭声,一个街口忽然出现一队人。

林言赶紧躲了起来。他看到那队人中,当先的正是舅姥姥,她弓着的身体后面跟着几个哭泣的女人,看起来都不年轻了。另外有几个同样已经可以算是老头子了的男人抬着一个被卷起来的草席,似乎里面卷着的正是一具尸体。

他们并没有看到林言,于是林言就跟着他们一直来到了村外,走进了一个坟地。

那坟地里已经有另外几个老汉挖好了一个浅坑等着,尸体被抬到那里,就放进了那个浅坑,然后女人们跪下来“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