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八)-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八)-灵异恐怖末班车

-|分类:灵异恐怖|2017-03-21 09:00:29|-

没人吭声,厕所里外依然是静悄悄的,等到声控灯再次熄灭,厕所外边忽然又传来了啪的一声响!

几乎就是在灯灭的一刹那,那拍手声就传来了,时间衔接的非常精准!就像是有人看着秒表一样。

“妈的谁啊?”我又大喊了一句,人在情绪激烈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说脏话。

厕所外边还是没人吭声,到第三次声控灯熄灭的一刹那,忽然厕所外边又传来了一记拍手的声音。

“卧槽!”我赶紧展开手纸,一顿忙活后,提裤子起身,到了厕所外边的时候,发现四周空旷无人。

我挠挠头,心说这难不成是谁家小孩子故意恶作剧?其实我心里也往那方面想了,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越往诡异的方向去想,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容易遇见诡异的事情。

回到了14路公交车上,我刚一上车,打开车厢里边的灯光,忽然‘啊!’的一声大叫,吓的我差点跳下公交车。在公交车的后排座位上,静静的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发披肩,浓眉大眼,穿着一身小洋装,很俏丽。

我略带怒气,说:你干什么呢?啥时候上的车啊?

那姑娘笑了笑,她说:我要坐车回家啊,刚才上车发现司机不在,就坐在后边等咯。

我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他大爷的,这一下子可给我吓的不轻,为了挽回我刚才丢失的面子,我说你谁啊?这么拽,以后等车去站点等!

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她说:我是鬼啊,这行了吧?

见这姑娘脾气挺好,我也不怎么生气了,笑了笑就准备发车,谁知刚看了一下表,立马一拍大腿,心说完蛋!

陈伟曾经告诫过我,车子开到焦化厂终点站后,顶多停留五分钟,最多不能超过十分钟,千万不能超过,而我看了一下表,从我停车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一分钟!

我赶紧调头发车,开了好几站地,也没发现什么诡异的事情,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在路上跟着妹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得知她是艺术学院的,今年刚考上,我笑着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也是开公交车的。

我哈哈一笑,正准备调侃问她男朋友是不是长我这样,刚好公交车开到了魅力城这一站,当初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站牌下,看着我笑。

因为我是开往房子店方向,而她所站立的车站,是开往焦化厂方向的,所以我不用停车。

我隔着窗户看了小女孩一眼,也对她笑了笑,我并没有在意什么,继续跟公交车后排上的妹子聊天。

她就像是有心理感应一样,没等我问呢,她自己笑着说:你跟我男朋友长挺像的。

我甚至都觉得她是来约火包的,因为我有一些开出租车的哥们,在大晚上都会遇上这种事,一个艳丽女郎上车,然后各种风情万种,最后的哥上钩,直接开门见山,一炮三百,包夜六百。

不过这是公交车啊,不是的士,不能茫无目的随便开。

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我一愣,伸头朝着前边看,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路边,看着我笑。

诶,不对吧?这小女孩刚才不是站在魅力城那一站吗?

我朝着站牌上看了一眼,站牌上赫然写着魅力城三个字!

我浑身犹如电击,心说我怎么又开回来了?难道是我跟后边的女郎一直聊天太投入,走错了路,让车子开进了岔道,然后绕了回来?

这一次我瞪着眼珠子,一直看着两旁的道路,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而开着开着,前方路边再次出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她还是看着我笑。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吼,但忽然发现自己吼不出来了,我的脖子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一样,我能呼吸,但我就是吼叫不出来。

转头朝着后排看去,刚才那个艺术学院的美女,早就不见了踪迹,我浑身一颤,差点把车撞到路边的大树上。我根本就没停过车,她是怎么下车的?

我惊恐着,颤抖着,继续往前开,现在我终于知道陈伟为什么告诫我,在总站停留不能超过十分钟的原因,我的手臂不停的抖动,方向盘都快抓不稳了,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路之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站在路边对我笑。

而她头顶上的站牌,一直都是魅力城!

我知道一个死亡循环的故事,有一个人在晚上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的老婆回娘家,路过铁道的时候,他没走桥洞,而是抄近路直接从铁道上翻越过去。

他搬着自行车,他媳妇就跟在他的身后,谁知这时候冲过来一辆火车,将两人撞死。

因为男人走在前边,女人走在后边,所以男人一直不知道女人死了,很多住在当地的人都说,在月色朦胧的深夜,铁道上经常有一个男的,搬着自行车,来来回回的在铁道上走动,嘴里还不停的说:媳妇,走快点。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那是93年的事,小时候我家临近京广铁路线,我父母带我去洗澡,也经常横穿铁路,自从撞死人后,没人再横穿铁路了,至于这个死亡循环的故事,刚开始是大人编出来吓那些不听话小孩的,但据说后来确实有人看见过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我无限循环在魅力城这一站地,像我这种无神论者,在这一刻彻底手足无措了,我不敢往前开了,因为我害怕一次次看见那个对我微笑的小女孩。

但我又不敢停下来,陈伟告诫过我,不到站点不准停车,哪怕遇见快死的人也不能停,我如果停车了,或许会发生更不可思议的事。

我吓坏了,神经在恐惧到了极限的时候,渐渐麻木了,就在我不知第几次开到魅力城这一站的时候,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年纪的大叔。

他对我挥了挥手,示意要上车,我浑身麻木,连踩刹车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但最终我还是咬着牙踩了刹车,开了车门,那个穿一身西装的中年男子上了车,没等他投币,我直接说了一句: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别动我家人,行吗?

我知道这一刻或许会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秒,或许明天我就上了报纸头条,26岁小伙子连续开公交一个月,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结果猝死。

中年人没有意外的神情,淡然对我说了一句:继续开吧,今晚你不会死。

我一愣,还没说话,他就坐在了我的旁边,说来也怪,自从他上车后,下一站地,我就直接开到了采摘园,没多久就开回了房子店总站。

我逃出了那个循环车站!

下了车,我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他下车后,我正要跟他说话,他一挥手,直接说:你不用着急问,我今晚就是来找你的。

我疑惑,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出事?

他说:周炳坤没死,就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所以他仅仅是少了一根手指,而黄学民不信我的话,说我是骗钱的神棍,所以他死了。不是我不救他,是他自己固执。

“也就是说,是周炳坤师傅告诉你这事,所以你今晚来找我了?”我试探的问。

穿西装的大叔点头,说:周炳坤把你的事都跟我说了,说你这小子人不坏,希望我救你一命。

我很感激的说: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今晚可能回不来了。

大叔摇头,说:你不用谢我,佛说帮人就是帮己,在救你的同时,我也是在救自己,你需要配合我做几件事,这样以后14路公交司机就不会丧命了,不然这么闹下去,永远无休止。

我想了想,说:这样吧,大叔,咱们借一步说话,行吗?

他点头后,我带着他来到了我的宿舍,我关上门,直接问了一句:今晚我车上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了魅力城的时候,我根本没开过车门,她就不见了。

这个大叔不会拐弯抹角,他点头说:嗯,她是鬼。

“什么?”我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也就是说,那个大方开朗的姑娘,用事实对我编造了一个谎言?

遥想她大大方方的说她是鬼的时候,我以为她在调侃,但她却说的实话!

见我脸上吃惊不小,西装大叔小声问我:难道你就没觉得那姑娘很眼熟吗?

我摇头说:我这个人跟谁都是自来熟,我倒是不觉得认识那个姑娘。可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那张诡异的身份证!

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劈手拉开抽屉,找出那张名叫葛钰的身份证,定睛一看,原来是她!

今晚坐我公交车的女郎,就是身份证上的葛钰!

也就是说,这是一张死人的身份证!

我还一直保留着,心说等候失主认领,谁知道这身份证的主人早就死了。

西装大叔对我说:今晚坐你公交车的是她,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也是她,只不过是她年幼时的样子。

我将遇见奶奶时所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他点头说:当时站在你旁边的女鬼,十有八九也是这个葛钰。

“那我奶奶是不是葛钰害死的?”我连忙追问。

西装大叔摇头,说:应该不是,你是所有司机里边最特殊的一个,葛钰一直不杀你,原因在哪我不清楚,但前三任司机都曾收到过戒指项链高跟鞋,唯独没收到过身份证。

“也就是说,葛钰的身份证,只给过我一个人?”我问道。

“没错,葛钰如果要杀你,在她刚上车的时候你就没命了,但她一直没动你,我在想,她是不是也想寻求帮助。”西装大叔分析道。

我说这话怎么讲?西装大叔说:我曾经查过葛钰的死因,十二年前她枉死路边,被人挖了心脏,所以凡是心灵肮脏的人,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