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四)-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四)-灵异恐怖末班车

-|分类:灵异恐怖|2017-03-21 09:00:29|-

一:灵异事件:千万别坐末班车(上)

二: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二)

三:灵异事件:晚上别坐末班车(三)

一张女人的身份证,名字叫葛钰,长相挺俊俏,这个人我不认识,但看着照片我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隐隐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定见过她,只不过暂时想不起来。

我紧张的收好身份证,保洁阿姨调笑道:小明啊,谈对象了?

我的紧张是因为这张身份证来历不明,而保洁阿姨或许认为,是我带着某个姑娘去住宾馆,登记身份证之后我忘了还给人家。

又过了几天,晚上下大雨,我发车回来,赶到宿舍的时候就已经湿透了鞋子,还好,另外的一双运动鞋早就洗刷干净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要穿着拖鞋去把那双已经清洗干净的运动鞋拿过来,低头一看,那双鞋就摆放在我的床边,而且鞋带都穿的很整齐。

我一愣,挠挠头仔细回想一番,昨天夜里回来以后,我冲了个凉直接就睡了,那这鞋子是谁帮我放这的?

我跑出去问了一下陈伟,问问是不是他看我太累,就帮我穿好了鞋带,他却笑着说:谁去碰你那臭鞋啊。

整个东风运通公司里,在房子店总站的人,能打开我宿舍门的只有陈伟和我,他是主管,肯定有宿舍钥匙,但他没来过,那还会是谁?我心想:难不成这是谁的恶作剧?

又过了一段时间,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我忍不住找同事打听了一下上一任老司机的家庭住址,就买了点水果,准备拜访一下。

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年纪大的人经历的事多,懂的也多,我虽然不信这种东西,但最近发生的事,确实让我如坐针毡。

老司机住在市郊,是一个小村落,到他家的时候,大门没关,进去一看是一套四合院,挺讲究的住所,我站在院子里问:黄师傅在家吗?

上一任老司机叫黄学民,在院子里喊了这么两声,忽然正北方向屋子的房门推开,出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穿着人字拖,花色大裤衩,留着一个小平头,此刻皱着眉头问我:你找我爹干什么?

我笑着说:我是来拜访他的。说话时,我顺手晃了一下手中的水果。

因为这个小平头的语气很不友好,脸上挂着一种谁都欠他钱的样子,所以我赶紧阐述自己的来意。

停顿了片刻,他对我甩头说:进屋坐吧。

进了他家屋内,我瞬间就愣在了原地,他们家正北方向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张黑白遗照,那黑白遗照分明就是老司机的!

我一愣,支支吾吾的问:这...黄师傅...他...

支支吾吾了半天,小平头叹了口气说:一个月前,我爹走了。

什么?

我浑身一哆嗦,提着的水果篮子都差点掉在地上,一个月前走的?那我前两天遇上的黄师傅是谁?

见我吃惊不小,他以为我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就给我倒了杯水,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会。

他拉开抽屉,翻找了一会,拿出一张略显破旧的报纸递给我,报纸上头刊头条:14路公交司机生前连续上夜班37天,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猝死在公交车上。

我捏着报纸,手臂不停的抖动,因为报纸上还刊登了一张黑白照片,正是黄师傅倒在驾驶座上,歪着头双手扶着方向盘,已经断气了。

沉默了许久,我心里乱成了一团麻,见小平头心里也不好受,我劝了一句:大哥,我们都节哀吧,哎。

小平头冷哼了一声说:我爹虽说五十多岁,但身体硬朗,应聘14路公交司机的时候就说过,一天只发一趟车,打死我也不信我爹会猝死,这事我已经找律师了,这一次我非要把东风运通公司告上法庭!”

未完待续

福利来了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恐怖末班车14路 灵异恐怖末班车 灵异故事末班车 相关解释
末班车:《末班车》是萧煌奇国语专辑《孤独的和弦》主打歌,由马嵩惟作词,李伟菘作曲,萧煌奇演唱。
司机:司机,也就是掌握“机”的人。机器出现在人类社会上,是瓦特发明蒸汽机之后。从那时候开始,就出现了司机一词。从这个意义引申开来,所有掌管机器的人,都可称呼为司机。亦可称“驾驶员”,是指驾驶和控制 车辆的人,包括路面车辆和铁路车辆在内。日本称“运转手”或“运转士”,英文叫“Driver”。司机可以分为职业司机、车主或其亲友借车暂用,还有是出租车司机、代客泊车多种。
我爹:《我爹》是红纸结写的网络小说连载于晋江文学城。

这个更新的太慢了?下一张什么时候更新?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