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十夜谈:快递员身边发生的十一个真实的恐怖故事-灵异恐怖论坛

十夜谈:快递员身边发生的十一个真实的恐怖故事-灵异恐怖论坛

-|分类:灵异恐怖|2017-03-21 09:00:28|-

灵异恐怖论坛

单身多年生活不易的快递员老孟为了讨女朋友欢心,在城南老屋组织了一次“十夜谈”。作为同城论坛“灵异兴趣小组”的成员,包括我在内的八个人出于不同的目的来到了这里。

连续十个夜晚每人要讲一个故事,或灵异恐怖,或奇幻哀婉。阴险狡诈的青牙厉鬼、纠缠千年的爱不得恨别离,这些看似属于不同人的故事,却随着情节的展开逐渐连成另一个模样?


第一章 走阴灯1

也不知道老孟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说是在城南老屋里凑够十个人连续十个晚上讲恐怖故事就能召唤这房子的原屋主,然后那位会现身讲第十一个故事。就算大家都是同城论坛“灵异事件兴趣小组”的成员,但拜托,这种一听就知道就胡编的鬼话,我除了“呵呵”,还他妈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不过最后,我还是来了,因为老孟给我发了一张照片。

我看着坐在对面姑娘,高鼻薄唇,杏仁眼,关键是大长腿又白又直,本人居然难得的比照片上还漂亮,这也难怪老孟要拉着我们一伙儿人来这里为他泡妞营造气氛。

说起老孟,要分成两块讲。首先他是我们这个“灵异事件兴趣小组”的组长,放眼国内网络上关于灵异这块儿他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远的不敢说,但就我们江浙沪发生过的怪事儿,他没有不知道的,一件件提起来都是如数家珍,恨不得告诉你这些都是他亲眼所见;可一旦下了线,老孟就没了网上的威风劲儿,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头发微秃,有送不完的快递和发不完的邮件。作为一个三十多岁,无房无车无存款,更没谈过恋爱的快递员,老孟是个货真价实的撸sir。

和老孟比,我还是强一些,虽然永远都在加班,但好歹是有五险一金的正经编辑,网络杂志,如果不是工资微薄的话,这份工作我还算满意。所以,看在他难得能找一个不图他什么,当然也不能图他什么的好姑娘,这个百日灯泡我还是要努力燃烧下去。

同桌坐着另外七个人,都是老孟找来的,除了一个做原画师的川妹子和留着胡茬的程序员小哥,剩下的五个人我也是在论坛下第一次见。不过好在这也不是什么相亲会,既然都是来给老孟撑场子撩妹的,大家也就没必要装热情。

老孟像模像样地弄了个抽票箱,招呼着大家坐到老屋里唯一的长桌旁,点燃蜡烛后,说:“打手机都关了,现在咱们抽签决定讲故事的先后顺序。”

也许是老孟在纸条上做了手脚,他自己一上手就是1号,川妹子3号,我是5号,还好不前不后。

老孟看大家对自己的号码都没什么反对意见,清了清喉咙说:“真是巧了,上午还想着跟你们说我姑婆最近接了单生意。走阴灯,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

坐在我身边的瘦高男人从牙缝挤出来一声“切”,撇了撇嘴侧头对我轻声说:“他家孟七姑的那点故事都在论坛上讲烂了,居然还能抠出来说。”

这人我是线下第一次见,但是论坛上我对他可不陌生,“暗夜骷髅”是老孟的死对头,两人几乎三天不掐架就浑身难受。一开始我还好奇,老孟为啥叫他来,不过现在看来估计是在一众亲友团中找了个反面陪衬给妹子看的。我冲他摇了摇手指,示意“暗夜骷髅”听老孟说话。

下面就是当晚,老孟讲得故事——走阴灯。

走阴灯,又叫做长明灯,以人之善心作灯芯,以人之恶念作灯油,挂在鬼门前窥视来往鬼差恶灵,如阎罗王安插在鬼门关口的一只眼睛。它一面震慑恶鬼,一面也警示有些法术的凡人不要乱闯。

正因为此,能不能走阴,能带人走多远,就要看这施术者的能耐可躲过走阴灯几时。说到这里,就算不懂法术的人听了也该明白,想躲过阎罗王的眼睛,绝对谈不上容易。自古以来,真能带着人走阴的法师绝对是凤毛麟角,那些街头村口摆摊算命嘴里的走阴,说白了就是一把迷香搞的鬼,你以为你看见了,那就真是看见了?当然,大部分想走阴的人也就是了却个念想,全当是见过了也是好事儿,毕竟那走阴走的是一脚阳一脚阴,晃个神儿就可能堕入恶鬼道,万劫不复。

迷香这种不入流的把戏也就能混口饭吃,这要吃好这碗饭,还是要有真本事。但世道就是这么有意思,总有些人法术不精,心却不小,为了点金银票子愿意赌一赌。老人的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时间久了还真被这些人发现了一个漏洞——走阴灯每年四月初和七月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清明”“鬼节”,那两天阴兵要给走阴灯换灯芯、添灯油,鬼门关也是一年里守卫最松懈的时候。

利用那个时间点,许多法术不怎么样的人都敢收钱带人真往阴间走一遭,以此好在圈子里立下声望。说回来这种事儿本质上和赶着“十一”的旅游团没啥两样,可问题是走阴那条路并不想很多人想的那么好走,一不小心就会出大问题。

小柯能带着他妈妈找到孟老太,主要因为是这祸水就是从她门前淌出去的。孟老太将近九十岁,眼不花,手不抖,和六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围一桌搓麻将绝对看不出年龄差。到了她这个岁数,趁着节气走阴的活儿早就不干了,肯上手的最多是上门给某个牌友指挥着放花挪家具改改风水,明儿打牌手气顺,两人一起轮流王炸,就这一天也赢不了五块钱。

所以最初小柯请孟老太的时候,老太太还装傻充愣,死活不接这走阴招魂的活儿。直到小柯拿出了一块玉牌,告诉孟老太,失魂的人可不是他妈妈一个,还有假道士躺在他家的地下室每天一瓶葡萄糖凑活活着呢!

玉牌上正面刻着“孟”,背面刻着“霍”,四角还有狮子镂花。这是她当年亲手挂在那逆子脖子上的东西,孟老太看着三年后再见到的玉牌,手抖了两下,抿了抿干瘪的嘴唇。她盘腿坐在床上,拉过柯母的手,按了按,问小柯:“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柯的父亲有家生产纸盒的包装公司,在当地算是小有名气。去年年底,他跨省在M城郊区买了一块地皮准备跟风搞房地产,但没料到那地方很是邪性,工地总出各种怪事儿,先后换了两个工程队接连死了三个人。这里本是要建成别墅区的,现在死人坏了风水,将来肯定也卖不了好价钱,柯父没办法只能挂出低价抛售回的广告到当地。

当时自那后,柯父就变得神神经经,他总说有人要害他,要请人做法辟邪。结果法师没请来,他就先出车祸死了。柯母是柯父的大学学妹,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柯父还是和一穷二白的农村小子。也难得柯父是个专情的人,有钱了也不忘糟糠之妻,夫妇二人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柯父出事儿后,尽管大家都安慰柯母,他是赔钱太多心理压力太大精神不好才出的车祸,可柯母坚持认为是有东西在害柯父,甭管是人是鬼,她都要揪出来,给老公讨个公道。

后来,柯母经人推荐请了一个自称霍四齐的道士,据说此人法术极高,能走阴阳,能开天眼。

“放屁!兔崽子有那本事还不上蹿下跳,蹦跶上天了!”孟老太冷哼一声,一摆手对小柯说:“我听明白了,你妈这是想跟着人走趟阴,去问问你的死鬼老爸谁想害他!结果,请的人不成气候,被给困在鬼门关里出不来了?”

小柯忙不迭地点头:“阴历七月十四当晚,我妈跟着霍道士做的法术,到现在人也没回来。三天了……”

“你怎么找来的?”孟老太打断小柯,问。

小柯老实回答:“那个道士在凌晨四点醒了一次,他说遇到了大麻烦。要是一个小时后人不能回来,就带着我妈拿他的玉牌去找宁城万家园的孟七姑。”

灵异恐怖论坛


第二章 走阴灯2

“呸!”孟老太往地上啐了一口,狠狠把玉牌拍在床上:“不出事儿不回家,老娘给他擦了一辈子屁股!早知道生这么个玩意儿,当初就该一巴掌拍死算了!”

七月半鬼门开,到现在走阴灯也快换好了。留给孟老太的时间实在不多.当晚,她就打开了尘封多年的箱子,点燃熏香,循着多年前的记忆再走了一遍阴间道。

少了走阴灯,前头就是一片黑漆漆,阴风擦着脸吹过像是有人在咬着耳朵嘘声说话。孟老太沿着那条道越走越年轻,走到鬼门关前她已经恢复成她第一次走阴时的年岁。二十出头,白净瓜子脸上一双杏仁眼,上身是蓝色粗布短褂,下身穿着宽大似裙的黑裤子,方头布鞋,只有手腕上的一对儿银镯子亮堂堂。守在鬼门关口的恶鬼上下瞟了一眼她,突出眼眶的青目中又恨又怕,踌躇片刻龇着牙退到一边,鼻孔里喷出的白雾,冷飕飕地直往人骨头里钻。

过了鬼门关就是正儿八经的阴间道,玉牌发出微弱的光,一路引着孟老太向前,越走后背的寒气便越重,粗布衣料被冻得发硬结出一层薄霜。孟老太不回头也知道身后跟着她的东西密密麻麻如水中蚂蟥,各个都是饿得肚子瘪,看见一点活物,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吞下去的本事就眼红猴急,明明是怕的要命,又偏偏怀着丁点的侥幸心理,想着万一来个厉害的,他们说不好也能分杯羹。

若是她自己,孟老太定然是不会担心,可问题是一会儿要多带两个生灵走,到那时鬼东西忍不下去一拥而上,她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能把人囫囵个地带回去。孟老太紧了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