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亲身经历,发生在监狱里的真实恐怖事件!-亲身经历灵异恐怖事件

亲身经历,发生在监狱里的真实恐怖事件!-亲身经历灵异恐怖事件

-|分类:灵异恐怖|2017-03-21 18:59:53|-

亲身经历灵异恐怖事件

「 这是陪你入睡的第1640个故事 」

睡前故事:亲身经历,发生在监狱里的真实恐怖事件

小编今天打算给大家讲一讲监狱里的灵异事(有男朋友的让男朋友抱着,有女朋友的就抱着女朋友,都没有的就看周围有什么就抱什么吧)

南大楼三层的脚步声

1994年至1998年,我在北京市监狱服刑。不愿看的可以不看。但不要对我个人做任何评论。

北京市监狱位于北京大兴,俗名南大楼。因为监舍是解放前的一个兵营,整个大兴只有这一栋三层的楼房,所以叫南大楼。我们都叫它三角楼。是L型的,中间是大门,两边分别叫东筒、西筒。

我就住在东筒二层的一间监室里。监室约二十平米,住十二个人,六张上下铺。我在房间一角的上铺。三层整层是被封住的,贴着封条。具体何时封的不清楚。为什么封的也不清楚。因为当时监舍紧张,不应该放着一层不用。

刚搬进去的时候,就听同室在说三层闹鬼的事。具体就是三层有响动。很清晰。我试图用各种科学的方法来解释,比如结构位移说,共振说,老鼠说,钢筋疲劳说等等。他们只是笑笑,说等你听到就明白了。

有一天晚上,已经上床了。楼上开始有动静,非常清晰,是人在走动的声音,在不紧不慢的踱步,时不时的还有敲铁栏的声音,不知你们有没有过拿一支小棒划过长长的铁栏杆的经历?

就是那种叮叮叮叮叮叮的声音。无法用任何方式来解释。后来就在房间的一角转起圈来,就是我对角线的那角。我们屋里的人可能已经习惯了,只是静静地听着。

就在这时,我说了一句话:如果你能听到我,就过来。结果……那脚步慢慢走到了我这边。然后是一声叹息。什么都没有了。

以上完全真实。时间约是1995年的2月22日。因为好记。

直至1995年的4月,这两个月中发生了大量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与狱警也聊过此事。他们说以前就有。他们曾经在有动静的时候带着警棍冲上三楼,但什么也没有,现在也习惯了。

再次声明,我所说的完全是真实灵异事件。这里北京人多,你们可以打听1995年的南大楼的鬼事,问警察也可以。无人不知。

亲身经历灵异恐怖事件

画上的美人

我们监室的铁窗外,是一个很大的法国梧桐。我们在二楼。所以,从窗口望出去,只能看到浓浓的枝叶。

在那一段时间,只要是傍晚,就会看到一只大鹦鹉停在树上。是那种很大很大的金刚大鹦鹉,颜色非常的艳,以前只是在图片上或影视中见过的那种。

我们都很奇怪,这种大鹦鹉一般都是在动物园里,怎么会有野生的?而且为什么到晚上就会来到这里?但是也没多想,偶尔还隔着铁窗逗逗它,或是丢一些吃的东西,但它从未吃过。

有一次,狱警叫我们班上三楼打扫卫生。可能是因为晚上他们值班也害怕。所以也想看个究竟。我们班是文艺班,平时不参加劳动,白天只有我们班在楼里。两个警察和一个杂务(就是监狱里管犯人的犯人)带着我们上到了三楼。

筒道的大铁门被一把大锁锁住,残破的封条瑟瑟的抖动着。从铁栏向筒道里望去,每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好阴森。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里面却是雾蒙蒙的,好象看不通透的样子,地上全是灰,厚厚的灰,死一般的沉寂与死一般的阴冷让我们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杂务打开了锁。没有办法,在监狱里,让干什么就必须干,没有商量的。我们一个接一个走进去,开始扫地。每间屋每间屋的清理。为了壮胆,我们一个班都在一起扫一个屋子,看上去挺滑稽。扫到我们班的楼上那间,发现地上有一张画。

一张像是挂历的印刷品,但是没有日历,像挂历一样大,纸质也是现代的纸质。上面是一个美人。不是影星歌星,没有人认识这个美人,美人在笑着,很怪的笑容。怪得让人不敢多看一眼。最奇怪的是。这个美人的肩上,有一只大鹦鹉!和我们窗外的一模一样的大鹦鹉!

几乎是同时,我们都怪叫着跑出来。我的手里,还抓着那张画。我哆哆嗦嗦地把那张画递给带队警察。他只看了一眼就连声说:烧掉烧掉!

画被烧掉了。就在这时,筒道里发出一声大响。像是一个大木墩子重重地摔到地上的声音一样,我们都能感觉到震动。所有人面面相觑,包括警察。

从那天起。窗外再也没有大鹦鹉。

从那天起。每晚的声音比原来要大得多,复杂得多。有着各种声响。有哭声,有拖着铁镣走路的声音,总之,比原来要嚣张得多了。

狱警打了报告,管教科来了很多人,没有查出任何原因。晚上仍然在响。最终,监狱没有向北京市监管局报告此事。因为,从1995年的清明节夜里,它们大闹了一场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看守所内的幻听

我在分到北京市监狱之前,羁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看守所位于亮马河,由几个筒道和一个小院组成。

我就在西小院西一上七号。号内的规矩是听到管教叫名字,要大声喊“到!七号”然后由管教开门把你提走。

话说一九九四年的夏天。进来两个人,一个叫黎占国,一个忘了名字,故事就发生黎占国身上。黎占国是河南人,因倒卖伪钞进来的,另一个没大事,是赶大车的,因为别人雇他拉了些偷来的建材。

新来的都要坐在固定的位置。两个人挨着坐在最靠前的位置。

进来没过多久,赶大车的就大喊“到!七号!”其实当时并没有人喊他的名字,可能是因为有幻听。后来就经常大喊,为此颇吃了些苦头,两天后,赶大车的被放走了。

黎占国认为,是不是冒充幻听就可以被放走呢?于是也没日没夜地喊起来“到!七号!”

他犯的事至少要判五年以上,当然不可能被放走。黎已经绝望了,但仍然不停的喊,他当时的神经已经完全不正常。水米不进。只是不停地喊“到!七号!”

因为不停的闹,管教给他带上了重型戒具。并给他灌食。灌下去,他就喷出来,灌下去,喷出来,人已经不成人样了。一周后的一个清晨,黎占国死在号子里。他随身的衣物放到一个塑料袋里放在号子的尿桶边,等着他家人来领走。

后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再以后进来的新号,只要坐在黎占国曾经坐过的位置,都会发生幻听。每人如此。有十数人之多。持续近两个月。他们进来时,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发生过。而且,每个人都没有幻听史。

后来,有人说是不是那包衣服的原因?

经请示管教,丢掉了那包衣服。再也没有人幻听。

亲身经历灵异恐怖事件

发生在女监的灵异事件

故事发生在女监。地址在小营那边的少年犯管教所,现在搬走了。原来的女子监狱一部分在延庆监狱,一部分在少管所。

有一个女犯,和老公一起犯了杀人罪。老公被判死刑,女的无期。在少管所女监服刑。后来,这个女犯神经有些不太正常,经常说他老公在半夜来找她,神神叼叼的,后来就被转到了延庆监狱。

她原来睡的床分配给了另一个女犯。

有一天夜里,睡在她床上的女犯突然觉得很冷,非常非常冷。以为是发烧了,就起来求医。但是刚出监舍门,就不冷了。弄得队长挺烦的,还警告她不许捣乱。

当她一躺到床上,又觉得非常冷。她又不敢再报队长求医,只得裹紧被子。后来,迷迷胡胡的,突然感觉被子里多了一个人,但是那时她一点儿都动不了,只是神智清楚,只感觉到被子里的人好象是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可触。

明显是一个男人,在抚摸她,亲她。与她亲热,那人的面目也越来越清晰,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

那个女犯吓得半死也叫不出来,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走了,是慢慢变得虚了,好象是一点一点的化成了雾气状,然后消失。

这个女犯后来把这事告诉别人,别人都以为是在做春梦,还嘲笑她。

再后来,也有别人睡那张床,只要睡那张床的人,晚上都会遇到那个男人来亲热。

直到她们互相描述那个男人的模样的时候,才发现他们遇到的男人是一个人。

最后,她们给传到延监的女犯写信,当那个女犯把老公的照片寄来一看,就是那个人。

冤死的灵魂

我有个朋友的弟弟在监狱工作,北京有个什么十三处啊,十八处啦之类的(具体我记不清了)只关重型犯的地方。

那里的犯人都是死罪,只不过不到刑场去,在监狱里面就执行了,听说蛮秘密的,普通百姓是不知道。我那个朋友的弟弟有一年正好就调到那里去了……

在九几年的时候,北京有一件事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北京有个人替人顶罪被判处了死刑,他的妻子不服,上诉根本就没有用,多次被驳回。

一气之下她居然开着一辆车去撞天安门,当然根本就没接近的了那里就被拦下来了,结果说是政治犯被关在了十三处。

犯人被处决时可以提不过分的要求,这好象自古就这样啦。于是这个女人就提出了死时要穿全套红色衣服的要求,监狱的人没办法只好给她找了一套。

于是自从她死后那个监狱就开始常常闹鬼,经常有“冤枉啊,冤枉啊……”或者“你们都不得好死……”之类的喊声,别的犯人都被吓的够呛,从此后她住过的牢房就被空下来了……

我那个朋友的弟弟刚去时不知道,有一次被派值夜班,走到那间牢房的时候居然听到里面有打麻将的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