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探秘 > 刍议恩格斯的“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刍议恩格斯的“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分类:科学探秘|2017-03-30 22:02:23|-

导言

长期以来,“能量转化和守恒定律”,“细胞学说”和“进化论”作为“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的“标准”答案一直广为流传。通过对中、英、德不同版本《自然辩证法》原著的考察发现:“19世纪自然科学的”这一定语并非源自恩格斯原文,而是中国老一辈学者在编译过程中加入的。本文从恩格斯“三大发现”提出的动机和意义入手,分析、论证这一提法的目的在于引出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而不是要从自然科学史意义上来梳理19世纪自然科学的发展。由此,去理解爱因斯坦对《自然辩证法》手稿的评价,并指出当代青年学者对待经典应有的态度。

撰文 | 王公(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2013级博士研究生)

责编 | 伊默、姚兰婷

●●●

上世纪80年代以来,“能量转化和守恒定律”,“细胞学说”和“进化论”作为“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的标准答案,被写进了多种教材,其中包括中学历史教科书,甚至小学课本,并在各种考试中变换出现。和广大中国学生一样,笔者也是在中学阶段就熟记这一“知识点”,并对这一“正确”论断深信不疑,然而真正接触原文却是在就读研究生阅读《自然辩证法》原著之际。

《自然辩证法》是恩格斯一部未完成的著作,由十余篇大致完成的论文和170余条札记、片断组成。自1932年起至今,该书共有六个完整的中译本,第一个版本由杜畏之翻译,上海神州国光出版社出版。新中国成立后,三联书店于1950年出版了郑易里的第二个译本;人民出版社于1955年发行了由曹葆华、于光远、谢宁合译的第三个译本,1971年出版了由马列著作编译局校订的第四个版本,1984年又发行了于光远等译编的第五个译本,2015年出版了由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译的第六个版本。自1981年起,教育部就规定“自然辩证法”为理工农医类硕士研究生必修的“两课”之一。30余年来,《自然辩证法》作为同名课程的必读教材,发行量极大,尤其以1984版的影响力最大,影响时间最长,此外,还有无数的参考读物、教程、解读等等。

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图1 杜畏之(源自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网站)

在1984版中译本的目录页下,编者特意注明:“本书的标题,凡用方括号[ ]者,是编者加的;有些札记,恩格斯没有加上标题,也不便于加标题,就以札记的第一句话作为标题”([1],页1)。纵观全书,本书的标题有以下特点:其一,编者拟定的标题多为章标题或者几个小节(片段、札记)的总结性标题;其二,恩格斯没有拟标题而由编者拟定标题的单一小节(片段、札记)只有2个(分别为2. 3小节“[自然科学各个部门的循环发展]”和6. 1小节“[局部计划草案]”);其三,恩格斯没有拟标题,以札记的第一句话作为标题的小节最多;其四,恩格斯本来有标题,编者又加了标题的有6个小节。

在第四种的6个小节中,又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的5个为:“2. 2[导言初稿]历史的东西”,以及第九章中在原标题前加上了“[第一束标题]”——“[第四束标题]”字样的4个小节;另一种情况只有1个小节,就是本文要讨论的第2. 4小节“[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费尔巴哈》的删略部分”。“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是编译者加上去的,原文的标题是“《费尔巴哈》的删略部分”,从标题上讲,这一小节不同于同类的其他5个小节,那5个小节所加的标题“初稿导言”也好,“第几束标题”也好,均为无特殊含义的一般说明;2. 4小节的标题在全书中是极特别的,属于恩格斯本来有一个完整的题目,编者却又提炼出一个题目,共同组成新的标题。

“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这一提法最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笔者首先考察了英文版和德文版原著,其原文表述分别为“three great discoveries”[2]和“drei große entdeckungen”[3],直译均为“三(个)大发现”。而六个中译本的原文,恩格斯的说法一直是“三大发现”或“三个大发现”或“三种大发现”,而并非有时间定语的“十九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而实际上,“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这一表述也并非最早出现在1984版《自然辩证法》的小节标题上。笔者发现这一提法最早出现在1971版中译本《自然辩证法》的第128条注释中,这条注释介绍了本小节的形成历史,并且首次提出“这一片断的基本内容为论19世纪自然科学中的三个伟大发现……”[4]。1984版中译本的同一条注释采用了其全部内容,并把“[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费尔巴哈》的删略部分”定为小节标题。2015版的《自然辩证法》同1971版,即小节标题变回为“《费尔巴哈》的删略部分”,关于本小节的注释仍为“这一片断的基本内容为论十九世纪自然科学中的三个伟大发现……”。

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图2 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翻译的若干苏联著作中多处出现“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的说法,或对中国学界有所影响

自然科学探秘大全集

图3 1955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苏联大百科全书选译(生物学)》中的相关表述

“三大发现”也好,“三个大发现”或“三种大发现”也好,且看一下恩格斯指的是哪些事件:“由热的机械当量的发现(罗伯特·迈尔、焦耳和柯尓丁)所推导出来的能量转化的证明……施旺和施莱登发现有机细胞……达尔文首先系统地加以论述并建立起来的进化论”([1],页29—30)。很清楚,恩格斯所说的“三大发现”指的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能量转化和守恒定律”(19世纪40—50年代),“细胞学说”(19世纪30—40年代)和“达尔文的进化论”(19世纪50—60年代)。

众所周知,在自然科学发展史上,19世纪是一个“平淡”或者说是“承前启后”的世纪。自文艺复兴以降,自然科学的“革命”光临了除19世纪以外的各个世纪:16世纪以哥白尼《天球运行论》为代表拉开了“天文学革命”的大幕;17世纪更是有着以牛顿为领袖,在物理学、数学领域展开的“近代科学革命”;18世纪则出现了以拉瓦锡为代表的“化学革命”;跨过19世纪,20世纪一开始就爆发了引发相对论、量子力学的“新物理学革命”。虽然“革命”没有光临19世纪,但除了恩格斯所提及的这三大发现,19世纪的百年时光里,可以称得上“大发现”的确实不只三个,除了“能量转化和守恒定律”,“细胞学说”,“进化论”以外,“电磁学理论”(19世纪20—60年代),“元素周期律”(19世纪60年代),“孟德尔学说”(19世纪60年代)和“热力学第二定律”(19世纪50年代)等发现无论在科学或是哲学的层面都同样可以称得上是影响深远的“大发现”[5]。

恩格斯的“三大发现”是不是有错误或遗漏呢?如果仅从科学史的角度来考察,且不提恩格斯所不知晓的“世纪之交的物理学三大发现”和“孟德尔学说”(“世纪之交物理学三大发现”提出时恩格斯已经去世,“孟德尔学说”1900年后才被“再发现”),仅仅是电磁感应定律,元素周期律或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其重要性在整个科学史乃至哲学意义上来看,都丝毫不逊色恩格斯的“三大发现”,如果仅在这个层面下讨论,恩格斯的“三大发现”则确实是不准确、有遗漏的。

问题是:恩格斯是要进行科学史研究或者想要探讨19世纪自然科学发现的排名吗?让我们再回来看看这一小节原来的题目:“《费尔巴哈》的删略部分”,《费尔巴哈》指的是1886年恩格斯写作发表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下均略为:《费尔巴哈》)。题目说得清楚,这一小节是这本书删略掉的部分。为什么删略,无非以下几种情况:此小节内容有错误,所以删掉;此小节在原书中可有可无,所以删略掉;有了更好的内容可以替换本小节,所以删略掉,等等。老一辈学者对此已经进行过考证:“这一小节原本应该在《费尔巴哈》一书的第16—19页,后来,恩格斯在做最后的整理时抽出了这四页,并用另外的内容替代了他。”([1],页388)所以可见,本小节被删略的原因应属于第三种情况,即有了其他(更好)的内容来替代这一小节。

那么这一小节原本所起的作用是什么呢?阅读原文可知,恩格斯是要用这一小节对18世纪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的局限性进行批判。恩格斯指出“比起前一世纪来,唯物主义的自然观现在是立足在完全不同的牢固的基础上了。”([1],页31)这个基础是什么?就是发展的自然科学,在《自然辩证法》全书中,恩格斯曾大量举出自然科学各个学科的发展,用自然科学的发展来阐释辩证、演化的唯物主义自然观。

那么这一小节被恩格斯删略掉,恩格斯是否认为这一小节的内容有问题呢?答案是否定的,这一小节的内容,最终还是在《费尔巴哈》一书中出现,只不过有所移位和压缩。在该书的第四章,恩格斯把这一小节压缩为两个自然段,借以通过这些事例中自然界的联系来说明支配人类社会的现实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