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乡村恐怖灵异小说连载第一回《夜走阎山道》看江湖术士如何渡劫冤魂孤鬼-灵异恐怖故事

乡村恐怖灵异小说连载第一回《夜走阎山道》看江湖术士如何渡劫冤魂孤鬼-灵异恐怖故事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31 13:56:52|-

灵异恐怖故事

  • 一个工程队,两座大山。一条排洪隧道,两个时代。一座寺庙,一群不明生物。阎山道,所有故事将从死亡开始……

  • 夜走阎山道

  • 作者/吴了了

九八年入秋,迷雾笼罩着广西桂西北,还有我的小村庄,这里是喀斯特地貌,只要雾气来了就不会轻易散开。晚饭后我在村子里溜达,不远处的堂哥家,他的父亲病了很久了,我就去瞄了一眼,看起来气色还不错。村子太小,走完一圈便窝回我的房间看书,不知不觉睡着了。

迷糊中听见母亲在叫我:“快起来了,秀鲁大伯死了,你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我急忙起身心想,傍晚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立马往堂哥家走去。远远就听到堂哥的哀嚎声,进到家里村里人全部都到齐了。刚刚去世的秀鲁大伯已经换上寿衣,脚踏大海碗,坐在神龛下的八仙桌旁。他眼眶深凹,面无血色,下巴耷拉着。堂哥上去扶了两次又掉下了,到第三次的时候,堂哥又嚎啕起来了。

村里有威望的张叔开始张罗丧事的安排,接到“任务”的都各自忙去了。我的任务是跟两个堂叔去二十公里以外的恩村,通知秀鲁大伯的女儿。两个堂叔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了,一个结婚了,另一个刚从部队复员回来不久。我们仨聚在一起讨论去恩村的事,旁边只要来一人就问“你们怕不怕?”更有人嘲讽我们一定不敢去,是不是在商量找借口。峰叔说:“怕你娘的肠子,你见我怕过谁?”是的,峰叔谁也不怕,野战部队复员回来的大兵,没有几个人敢惹的。这时安排“工作”的张叔一脸严肃地走过来,他是峰叔的亲哥。

“知道为什么安排你们三个去了吗?”张叔说。

“不知道。”我抢着说。

“去恩村一定经过阎山道,那里的事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了。”张叔说。

“反正我是不怕,你问他们两个怕不怕?”峰叔不屑地说。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锦叔赌气说。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峰叔刚复员回来,身上杀气重,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敢靠近他。”张叔说。

“那我呢?”我问。

“你是童子身,不干净的东西更加不敢靠近。”张叔回答。

锦叔和峰叔听到这“噗嗤”笑起来。是的,那时我才十几岁。张叔走了,走之前还跟我叹息:“唉,要是你大伯在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你们三个了。”

因为有二十里的路,这期间要翻山越岭,山高路陡,加之前几天下暴雨,很可能还要淌水。这时雾还没有散,我们各自回家取雨衣,手电筒,换水鞋。母亲埋怨张叔不应该安排我去,我说不会有事的,才不信那些鬼鬼怪怪的。母亲送我到晒谷场,锦叔和峰叔已经在那里等我。峰叔穿的是军用雨衣,兜里鼓鼓的,手里还握着一米多长的棍子。母亲也看见了,让我们等等,她跑回家。过会也拿了一根棍子给我说:“路远又滑,带上。”

告别母亲,我们仨便上路,村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三两点灯火渐渐模糊,消逝在迷雾中。

刚走出村口就有山风吹来,随之下起小雨,下雨路更难走,不过好的是下雨后雾稀薄了,手电筒照起来会看得远些。

九八年我们村里还没有修水泥路,往村外要走三公里这样才会有马路,所谓的马路也只不过是沙石路罢了。沿着砂石路可以一直走到阎山道,过完阎山道还有五公里崎岖不堪的山路就到恩村。说实话,山路对于我们这种经常在山村里奔跑的人来说,基本上构不成威胁。倒是这条砂石路让我内心十分的害怕,毕竟路上有传说中的“阎山道”虽然信誓旦旦地跟母亲说不怕,其实也只是安慰她。

好吧,我们来聊聊阎山道,要说阎山道就得先说说这十二公里的砂石路,这是我父辈那一代人才知道的事。

进阎山道必须经过一个叫火洞的大村,这个村子有上百户人家,可是“火洞”这个村名跟实际情况完成不相称。据说只要是下雨,火洞周围的大山就会爆发山洪,山洪一下来村里就是一片汪洋。阎山道是村里唯一通往外面的路,也是唯一的排红道,而阎山道的地势又比村子高,所以火洞村年年水灾,严重的时候可以说是颗粒无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七几年的时候村里人联合向乡里打报告,要求在阎山道下面打一条排洪隧道。乡里哪有钱做那么大的工程,据说报告一直送到国务院才批下来,不久工程队就进村勘察。得出的结果是,要想打隧道必须得修一条通往山外的路,不然大型器材根本进不来,打出来的石料也没有办法运输出去。说干就干,工程队的大型机械加上火洞村几百百号人开山劈石,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硬是把路修好了。这条路全场十二公里,从323国道接起,一直通往阎山道前面的板福村。

下面我们说阎山道,阎山道在两山的峡缝里,最宽处约15米,最窄处不到五米,全长一公里左右,两边的山不算高,但十分陡峭。阎山道口有一座庙,谁也说不上是谁建的,哪个年代建的。庙里供有大小菩萨好几座,虽然庙里没有和尚,但是前来拜佛的人络绎不绝,可以说是香火不断。而火洞村和板福村的人便免费承担起维修庙的义务。当然,那都是十年动乱以前的事了。修阎山道排洪隧道的时候,十年动乱还没有开始。关于阎山道名字的由来,也无从说起,我想是可能是两边的山长的太面目狰狞的缘故吧。

路修通后,隔壁几个村的人都跑去看隧道开工仪式,我们村也有人去了。据描述,那天的雾气也是很大,排洪隧道要打在阎山道的最下方,那里阴冷潮湿,工程总指挥拿着对讲机喊“点火,”过了好久没有听到炮声。总指挥质问怎么回事,炮工班的回答说,那里太潮湿可能雷管哑火了,总指挥催促赶紧换。二十分钟这样,炮工班从下面跑上来说,雷管确实是湿了,已经换上电雷管和防水炸药,可以随时点火。总指挥冲对讲机喊“点火,”十几分钟过去还是没有动静。围观群众开始玩笑起来了。

“屁炮。”

“哑炮。”

“忍住了,就是不响。”

这次总指挥彻底爆发了,把炮工班的全部叫上来一顿训。

“他妈的,你们第一次跟我是不是?”炮工班不敢做声。

“要不要换我们来试试,我们保证比屁响。”围观群众说。

总指挥不予理会又说:“头炮是讨吉利,结果你们给我整两个哑炮,是不是不想干了。”

看起来像是炮工班班长模样的人站出来说:“报告总指挥,我请求再给一次机会,我向毛主席保证一炮冲天。”

总指挥也没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骇故事之恐怖殡仪馆



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

美国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19楼 相关解释
山道:
总指挥:
的人: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