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四个真实发生的恐怖灵异事件,想想都后怕-灵异恐怖事件

四个真实发生的恐怖灵异事件,想想都后怕-灵异恐怖事件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31 07:56:52|-

一、窗口趴着的一对男女

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不多,唯独对灵异的现象过目不忘。这件事造成的影响贯穿我的一生,我的眼睛治不好了,它也就在我心里忘不掉。总觉得我眼睛受伤,跟他们是有关系的。

五年级之前,我都和爷爷奶奶住在乡下,奶奶家门前很多树,还有一条不大的河。我和爷爷奶奶住一个卧室,因为我从小体弱多病,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睡。

爷爷奶奶的大床贴着北面的墙,面朝西,我的小床贴着东面的墙,面朝南,对着窗户。虽然乡下的都是平房,不过窗户都挺高的,而且我家窗户外墙下还有一条深30厘米的沟壑。普通人没有2米多是不可能够得着窗户的。

三年级5月初的一个晚上,那天爷爷不在家。我半夜莫名其妙地醒了,要知道我除非被自己噩梦吓醒,是不会自己突然醒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我床右边的地上,我睁开眼睛,看到窗口趴着一对男女。

背着月光,我看不清他们的长相,我以为是我看错了,用力挤挤眼睛,睁开,他们还在。我的第一反应,难道是小偷?那我把他们吓走好了。我努力咳嗽了几声,表示我醒了,你们再不走,我要叫奶奶了。

可是他们无动于衷,我有点害怕了。具体特征我也看不出来,只觉得短发那个是男的,披肩发的那个是女的。(我能看到那他们的肩膀,想想他们得多高……)

我盯着他们好久,看不见他们的脸,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可是我瞪大眼睛,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醒了,你们别想干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越来越害怕了。我要叫醒奶奶,我不敢跑下床去,他们还看着我呢。我不敢大声喊,只能压抑着恐惧低声唤“奶奶,奶奶,奶奶……”

奶奶醒了,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把床头灯打开,问我怎么了。我急忙下床不穿鞋就跑去奶奶的大床,躲在奶奶身后,靠着墙躺下。

我悄悄跟奶奶说,“奶奶你看窗户上有两个人。。。。”奶奶一下子清醒多了,看了看窗户,没有人啊,揉了揉眼,还是没有人。奶奶说我看错了,也许是树的影子印在窗户上了。

我跟她争辩,“为什么你看不到呢!那明明有两个人啊!一男一女!现在灯开着我也看得到啊!!你怎么看不见呢!不就在这吗?!”我指着那两个人跟奶奶说,恨不得拉她下床仔细看看。

可是奶奶不肯听我说下去了。她让我睡觉,别看了,说看多了不好。

灯又关了,他们还在。

我也不知道后来我怎么睡着的了。

过了大概一星期,5月13号,星期三,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一天记得这么清楚。我的眼睛被铅笔刀划伤了,可我从来不带铅笔刀,眼睛黑白部分被斜划出1厘米长的口子。当时在教室里,我的尖叫引来了校长,后来联系家长,送去医务室,转去县医院。。。。。细节太多,不多说了,都是泪啊。

时至今日,我的晶体每五年更换一次,医生说,眼球虽是缝合好了,但引起的外伤型白内障是没有办法彻底根治的,然而也没有能够一次性维持几十年的晶体技术,眼睛看不清了就去换。

二、黑暗里呼唤我名字的人

我五年级的时候,妈妈就从外地回来陪我读书了,我们搬到了镇上街道的房子,先前一直租给别人的。我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离我家很近。

初一班里转来了一位实习英语老师,姓赵,刚大学毕业从外地过来,学校还没有给她分房子,她就租了个房子住在我家斜对面。在班里我是活跃分子,各科老师待我都挺好的,尤其跟赵老师走的更亲近。

赵老师来到镇上,人生地不熟,除了平时上课,其余一个人的时间总要我去陪她,妈妈看我能跟老师关系好,自然很开心,就没管了。班里有位男生L英语不好,他的家长请赵老师晚上给他补课。

L家住的远,老师让我陪她一起去,顺道也让我听听课,晚上回来陪她一起睡。有时候我玩的不错的Z女生也会随行。

这一天周五,赵老师坐车回老家了,我,Z,和L三个约好吃完晚饭去街上溜达溜达。

小镇不大,镇上主要经济收入都是来源于这所重点高中,而我们那时候是学校里最后一届初中部。学校很大,而且很漂亮,绿化特别好。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晚上,总有一大批孩子去学校打篮球,散步等。

天黑了,我们说着笑着走到校园里一座凉亭旁,通往凉亭的小桥周围很多柳树,连接着小桥的石梯两边种着灌木丛,灌木丛长得很是茂盛。很早就听说,这个高中的某一任校长骨灰洒在池塘边,不知是真是假。

我和Z走在前面说着话,L走在后面,与我们相距大概5米左右,昏暗的路灯灯光被枝叶打散,落在地上只有星星点点。池塘那里没有灯光,枝繁叶茂的灌木丛像黑乎乎的一团。

“叶婧……叶婧……”有人叫我,是男声,我以为是L,问他干嘛,他楞了楞,说不是他叫的,他也听到了。Z说,可能有同学在这附近故意吓你的,我们找找。

在女生中,我属于比较胆大又暴躁的,心里想着居然敢吓我,等我把你找到了,非打死你。我们三个绕着池塘,边找边语言诱惑他出来,五分钟过去了,没人啊,人影都没看到。

我着急了。让他们两个在这看着,我去叫学校门卫过来帮我一起找。

门卫认识我,就拿着手电筒过来了。两个门卫,我们三个孩子,找了周围更大区域,还是无果。门卫叔叔嘱咐我几句早点回家,就走了。

留下我们三个,越想越觉得害怕,也不溜达了,心惊胆战地就各自跑回家了。

原先我也觉得是有人恶作剧,可是接下来没多久又发生了一次,让我不得不害怕,那些东西就在我周围。

这天我和赵老师从L家补课回来,已经十一点了。小镇的马路上早就没人了。到了家门口,赵老师拉开卷轴门示意我先进,我刚进去,门外有个女声“叶婧……叶婧……”,赵老师还没进来,听得更清晰,问我是不是我妈在叫我。

我走出来,看了看我家楼上,灯都关了,窗户也关了,不应该啊。赵老师让我叫醒妈妈,也许是有事。

我在楼下大声喊,老妈醒了,推开窗户问我什么事,我说妈你叫我干嘛啊,她说我没叫你,现在都几点了,我都睡着了。然后随便说几句,我就回赵老师住处了。

又是一个不眠夜。

三、 楼道里的哭声

挑个短一点的经历写。其他陆续再补。

这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了。上大学之后,妈妈就把我的房间租出去给高中学生住了。某一次假期回家, 我跟妈妈一起睡。

半夜突然醒了(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这种事,我就突然醒,毫无征兆),听到楼下客厅有女人在哭。(然而假期时间我家的学生都回家了,并且我家住的都是男学生,妈妈嫌女学生太麻烦。)

我一下子就没睡意了,可能有点害怕,但更多是好奇。我想弄个明白,想呵斥她离开。总觉得自己一身正气,没做亏心事,根本不必怕他们。

女人哭的好凄惨,听着声音,我的脑海里甚至都刻画出了她的影像,黑长头发,红衣女子,身体纤瘦。我听了几分钟,确信自己没有幻听,而且我分的清什么是猫叫春的声音。

妈妈一向睡眠很浅,高中我下自习回来,在客厅稍微弄点响声,她都会醒。可是现在却睡得很沉。我想叫醒她,问她是否也能听到。

可是我想了想,也许像奶奶一样,我能看到的,她们看不到,我能听到的,或许她也听不到。而且妈妈胆小,以后我不在家的日子,她可能更害怕的。

算了,还是不说了。楼下该死的女人,哭个没完,真是烦。我咒骂道。我也不管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我把被子往上拽拽,盖住头,捂住耳朵,继续睡去了。

类似的事,在我表姐高考前一个月借住我家的时候,也对我说过。她那时候住在我的房间,窗户对着楼道,我家的楼道是螺旋型,最下层就是客厅。一切声音听得更清晰。

她说,半夜总会被脚步声惊醒。楼道里好多人走路,有皮鞋在地板砖上嘎达嘎达的声音,有老人咳嗽的声音,有小孩玩弹珠的声音。

家里肯定是有那些东西的,我觉得应该每家每户都有。只要彼此能和平相处,互不侵犯,也就没多大事了。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四、大中午马路上被压身

这个时候的我还住在奶奶家,小学几年级不记得了。印象里,这一天的天气很好,我跟奶奶从镇上大伯家回来,中午太阳很大,照得我睁不开眼(自从眼睛受伤之后,稍微强一点光线,右眼就睁不开了),随行的还有另一位奶奶。我们从马路边一个小道拐弯,左边是我们学校,右边就是学校的医务室。

奶奶还在跟我说着话,本来状态都还好。只是经过医务室的走了几步路,我的脑子就不清醒了,感觉背上突然压了个重物,抬头天旋地转,我拽住奶奶,说我走不了了。之后脑子一片空白,就倒地不起了。

后来醒了,躺在床上,奶奶说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已经驱走了。我看到床头边放了一只碗,里面竖着三根筷子。

印象中奶奶用这种方式叫醒我太多次了,这样的场景我都习以为常了。


恐怖片《407恐怖航班》几十年前的一次空难 导致了后来的各种灵异事件 #大鱼FUN制造" target="_blank" _clicklog="yc:1" _log_type="3" _log_ct="4" _log_pos="1" _log_vid="XMjkyMzc3MjMwMA==" _log_cid="96" _log_foo="">恐怖片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