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恐怖故事《背后》第十章 消失的褚敏-灵异恐怖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背后》第十章 消失的褚敏-灵异恐怖故事

-|分类:灵异恐怖|2017-07-11 19:57:44|-

灵异恐怖故事

随着感到周身环境好像有很多人,空气压抑的密不透风,甚至有些呼吸费劲。褚爷心里清楚身边肯定是围满人了

“爸,你可醒了,咋跑这儿了,要不是李大爷告诉家弈,这可了不得了。”

褚爷问道:“我在哪?”话一落地,听回声他就知道不用问了。“他奶奶的,这不是太平间么。”他也有点儿懵,别人见他糊里糊涂的,忙跟着说道。

“老爷子啊,您这三更半夜过来,喊都喊不住,以为你来这儿有啥事儿呢?”

“啥?喊我?”褚爷想起昨晚上的事儿,可不是有人喊他么,原来是他啊。这又是什么玩意在作妖?褚爷心里骂一句就要起来,四肢冰凉,让他搓手都费劲,更别说是站起来了。

褚敏看情况该回去了,便赶忙搀扶。褚爷在闺女和众人的搀扶下站起身,离开这冰冰凉的停尸间。临走时,褚爷问道,“现在几点?”

“爸,现在凌晨三点半啊。”

“呃,唔。”

褚爷很疲惫,连思索都不愿意多一分毫。他刚才以为至少已睡过去数个小时,可……

最后只剩下闺女扶着他回到病房,一进门,就听到房间里媳妇的呼吸声。他没理会刚才的沮丧,第一时间就冲着病床说道。“太邪乎了,天一亮你就去把老孙头叫来,我得问问他。”

褚爷声音里尽量掩饰着自己的不安,殷秀丽接茬说道。

“知道啊,你这咋还添梦游的习惯了?”

“不说这还没感觉,给我倒口水。”

他扶着病床坐下,还是褚敏给他倒杯水。

“那,我去了。”

秀丽看有闺女伺候,便出门去找老孙头。只是这一出门,竟然到傍晚也没有回来。褚爷在床上都躺不住了,便趿拉上拖鞋坐在床边,把耳朵朝着开着的病房门。护士们打趣的说,“褚大爷,一把年纪还和媳妇这么黏糊呢,看看这着急的样儿。”说完笑嘻嘻的离开了。褚爷面部表情看似淡然,实际内心焦虑不堪着的煎熬,他真的很害怕媳妇再出什么事。

另一件事,让他同样心焦。正常褚敏下班就该到的,也已经至少晚了个把钟头了。褚爷想到此,便一步一蹭的挪到护士站,给闺女办公室单位打电话。但无人接听。接着给闺女家里拨号码,还是无人接听。他彻底失望了,可转念一想,也没发生啥,也没法找姑爷去啊。便兀自地又挪回病房。

天大黑了,殷秀丽才推门而进。力气大到门撞到了墙上“砰地”一声,快要震坏病房门的玻璃。褚爷听出是自己媳妇,埋怨道:“咋才回来?”媳妇儿一个没忍住就哭了出来“大壮啊,不好啦。”说着趴在床上就哭,把褚爷急的。“又咋了?”

殷秀丽趴在床上只知道哭,话也不说,哭声中夹杂着恐惧又有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这哭得褚爷浑身战栗,后背爬上一层层冷汗,褚爷推了殷秀丽一把,“到底咋回事,就知道哭,你说啊。”

殷秀丽抬起头,泪眼婆娑的说:“那,那孙老头……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你不该来找我的,你不该来找我的。”说着,殷秀丽突然大笑起来,对着门口,又好像看到了什么,吓得她直往墙角里缩,一口气没上来,晕就过去。

褚爷急忙唤来小护士,七手八脚地将殷秀丽送到了急救室。小护士在外头安慰褚爷:“褚大爷,您放心吧,我们医生说了,只是暂时性休克,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不耐烦的挥挥手,没有说话。小护士撇撇嘴,心想这老爷子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转身推着小车走了。小车轱辘在水泥地上划过,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急救室外,只剩下坐在长凳上的褚爷,医院地上时不时窜出蟑螂,就像故意调戏他一般。有时候耳朵灵,也是种折磨。他就像能感知到蟑螂爬到那里一样,从急救室门外的一边,爬向另一边,只是不敢靠近自己。蟑螂在他面前徘徊了大概三分钟的光景,忽地跑开了。继而一阵风从褚爷身后吹来,似是一只轻柔的手抚摸着他的脸。他想动动手脚,却发现无法动弹。

“大壮,大壮。”一个女性阴柔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那人的声音就在他身边,他听出出来。同时她将头搭在褚爷的肩上。凉凉的气息浸骨般寒,像是那毒蛇在阴冷处吐着信子。褚爷咽着唾沫想张嘴说话,却又发不出声音。

那女声继续说着:“大壮。这些年过的好么,这眼疾……可还看得真切。”说着,那双手抚过他的双眼,只能闭紧。浑身肌肉僵持,咬着牙不理会。

“吱呀”急诊室的门开了,褚爷闻声边直接站起来,之前的一切魑魅魍魉就像被急诊室打开的门收走一般。

他听得出媳妇在一步一步走出来。殷秀丽目光呆滞,机械般地向他走去,拖鞋在地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褚爷盯着殷秀丽,急诊室的光映出媳妇那矮小瘦弱的身形。看着她躲开自己直直地向侧面走去,像没看见自己似的,便张嘴要叫住她。可依旧怎么也发不出声响,心中大急,突然想起自己的导盲棍就在手边,尝试着动动手指,一把抓住了导盲棍向殷秀丽挥去,可根本就追不上已经走远的她。他无奈的坐回凳子上……

“爸,爸。”赵家弈从刚才秀丽离开的方向边走边喊。褚爷把头侧向他。他尝试着动动手脚,发现除了有点脱力,已经可以活动。消毒水这时是最让他心安的味道。褚爷问道:“你妈呢?”

“妈已经没事了,刚送到病房。”他将褚爷搀扶起来,往殷秀丽的病房走去。赵家弈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站在殷秀丽的床边。听着媳妇安然的轻微鼾声,坐在了赵家弈抬给他的凳子上。他伸出手,摸索着摸到媳妇的手,温柔地握起来。他想到自己可能即将要死去,便眼泪涌到眼眶边。他不知道如何解释最近这一幕幕,但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看来自己是躲不过去了。

大约三两分钟,看也没什么事。家弈说道:“爸,我们回你的病房吧,一会儿等妈醒了,我再叫护士带你来看她。”说着,就扶着褚爷往外走。他像提线木偶似的,任由赵家弈搀着。一路晃晃荡荡磕磕绊绊,家弈走着的时候想到:“我这臭脑子,医院那么多轮椅,抬来一个多好。辛苦了啊,爸,这都快到了。一会我让人给你送一个去。”

褚爷没答话,脑子里全都是感知自己即将要死去的哀伤。他不怕死,他只是舍不得自己的媳妇和闺女。

赵家弈扶着褚爷躺在床上,转身去给他倒水。褚爷头顶上的白炽灯,亮亮的。可远不如那急诊室的光线刺眼。

想到此,他顿时更加悲哀,刚才那哪是什么灯光,分明就是鬼门关。

褚爷顿时瞪大眼睛转头问姑爷:“家弈,褚敏呢?”赵家弈停下正在倒水的手,转头看向褚爷,镜片后的双眼泛着异样的光。

他拿着水杯来到褚爷面前。递到他手上说道:“褚敏回家给妈拿换洗的衣服了。”

这话本没什么,只是他现在极想见到自己的姑娘,水只喝一口,便放在一旁。躺在床上,像个死人一样不说话。

此时褚敏下班去趟褚爷家,想拿点父亲的东西再去医院。可刚一推开门,脚还没完全迈过门槛,便被撞出门口。她抬头往前看,根本什么也没有。那刚刚撞的是什么?带着犹疑,她谨慎地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门,准备遇到危险随时逃出去。

按开门口的灯光开关,在客厅的角落里,看见一个女人缩在墙根下肩膀一抽一抽的。她先是喊道:“你是谁啊?怎么在我们家里?”

那老太太模样的女人像是在哭,边哭还边念叨:“没天理啦,真是没天理啦。光天化日就做这种缺德事儿,真是没天理啦。”

“你到底是谁?我叫警察了啊。”褚敏看着老妇缩着身子哭怪可怜的,但警戒心现在比其他任何情绪都更为优先。

老妇人继续埋着头哭哭啼啼,嘴里重复着那几句模糊的话。这语言,就像有说服力一样,渐渐的卸下她的防备。她缓步走过去,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老妇人。莫不是刚刚撞到她了?

这时老妇人缓缓站起身,肩膀还抽搭着。低着头转身向门口走去。褚敏有点儿奇怪,却始终看不到她的脸。老妇人磨磨蹭蹭的出了门,“都是你老公做的好事。”

前脚刚迈出门槛,就飘进褚敏耳朵这一句,这话像是晴天霹雳在脑子里炸开了。再想想那天晚上赵家弈说的事。褚敏心想这老妇人肯定知道什么,也紧跟两步追上去便问。只是这老妇人还是埋头大哭,对她毫不理会。

不知不觉跟着走到褚爷家附近的一条河边。老妇人走到桥上站定,似乎是在等着她跟上来。褚敏也跟着走到桥上。老妇人一直望着桥下,越望身子探得越深。褚敏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于是也跟着往下望,以防掉下去,便手扒着桥栏。可不知道是谁像推了她一把似的,“咚……”,褚敏消失在桥上。

掉下去的一瞬间,她才看见那老妇人的脸只长了一张嘴,狰狞的笑着。

“你替他还吧。”

这是褚敏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就落入湍急的河水里,桥上围拢过来几个人,却已不见褚敏的身影,只听见桥下的水“哗哗哗”地急流着……

褚爷在病床上躺得一点也不安心,就坐上轮椅让家弈推去媳妇病房。媳妇秀丽病房就在隔壁两间远。说着是两间病房隔得不远,但似乎这路走了很久。也许是走廊太过空旷寂静,褚爷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仍旧心神不宁。还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