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守尸人灵异事件-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

守尸人灵异事件-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

-|分类:灵异恐怖|2017-05-01 00:59:23|-

我知道她肯定说的是鬼楼,但是今天我还真的哪儿都不能去,就对她说:“明天,明天我陪你去,好不?”

“为什么?”她皱起眉头。

“昨晚我们找到王月的尸体了,现在就锁在冰柜里,今天我和霖子都不能离开太平间,等过了今晚,她的事情办完了,我一定陪你去。”

我想的是办完一件事再说一件,省的最后哪个都没办成。

小雪听完没说什么,盯着我看了两秒钟,“那好吧,那就明天。”

说完她把手里的纸片放回到了兜里。

“那是什么?”我指的是小雪手里的纸片,本以为她是要拿给我看的。

小雪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值班室的电话响了。

“你先接电话。”小雪说。

我接听了电话,是王副院长打来的,他打电话过来就是确认一下值班室有没有人,因为他想现在过来一趟。

挂断电话后,小雪听我说王副院长要来,就说,“回头再细说吧,你先忙。”

她不想见到王副院长或者他家的任何人,我知道。

过了一会儿,王副院长来了,跟他一起来的人,还有他那个断了一只手的老婆。

我一看见他老婆,马上警觉起来,这个疯女人又要干什么。

“张强,带我们去太平间看看吧。”王副院长说。

“哦,霖子就在里面,走吧。”我淡淡地说着,带他们走出了值班室。

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一直很凝重,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似的。

“王院长,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了,而且还带着夫人。”我忍不住问。

我以为会是和殡仪馆合作的事情有关系,不然我也想不出他来这里的其它理由。

“来看个孩子。”他的声音很低沉,补充一句,“我爱人弟弟家的孩子。”

他就像在说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样,说到‘孩子’时,眉头紧皱着,眼神里流露出一种烦恼,不想多说的神情。

太平间里的孩子,只有一个,就是昨晚我梦到的那个小女孩。

她竟然是王副院长的小侄女!

我注意看了一下王副院长老婆的神情,她依旧面容憔悴,但提起孩子,她明显要悲痛很多。

推开太平间的门,霖子正坐在停尸床上,在登记簿写写画画,看见我们以后,马上从床上跳下来,放下了登记簿。

“哎呦,王院长,您怎么大驾光临了?”霖子一看见王副院长,立刻变得像只斗鸡一样。

他又看看王副院长的老婆,眼神里也充满了敌意。

“还带着夫人?”霖子补充了一句。

“把冰柜门打开吧。”王副院长阴着脸,没理霖子,直接对我说。

至于王副院长的老婆,只看了一眼霖子,就把眼神躲开了,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

我拿过钥匙,走到小女孩的停尸冰柜前面,打开冰柜,拉出抽屉,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但其实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因为昨晚的梦魇。

王副院长的老婆慢慢掀开了孩子的遮尸布,她捂住了嘴巴,轻声抽泣起来。

王副院长则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站在他们身边,冰柜里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当我看到那个布娃娃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就像有个人在揪我的头发。

布娃娃那红扑扑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骇人的空眼眶,透过那个黑洞洞的眼窝,我能直接看见它脑袋里的填充物。

它少了一颗眼珠子。

昨晚的梦里,我下楼摔倒,就是踩在了一颗眼珠子上。

“这娃娃,是怎么回事?”王副院长问。

我愣在原地,嗓子发干,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咽咽口水,润润嗓子,“昨天被放进去,还是好好的……”

他老婆马上问我,昨晚太平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连忙摇头,说,昨晚我和霖子睡在太平间,很平静。

王副院长的眉头皱地更紧了。

他老婆则直接说:“不要再等了,赶紧下葬,当初瑞秋怀她的时候,我就不赞成他们要这孩子,可是他们都不听,看!怎么样,还是出事了吧!”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除了抱怨,更多的应该是心痛。

女人越来越激动,情绪有些失控,王副院长赶紧抱住她的肩膀,把她从冰柜门前拉开,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快把冰柜门关上。

“好好好,这就下葬,现在可以回家了吗?我让小曹来接你回去。”

“记住,绝对不要送到火葬场去,听见了没有?”女人死死抓着他的袖子,西装的袖子被她攥地皱巴巴的。

“好,听你的。行了吧?”王副院长安慰着他老婆,但女人还是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于是他快速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来了一个男人,估计就是王副院长所说的小曹。

我认出来了这个小曹,因为他就是那天开依维柯,帮着王副院长的老婆运送尸体的司机。

我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算是送送王副院长,其实我是还有些问题想问他。

我俩站在楼道口,看着开走的黑色轿车,他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烟盒,抽出来一根烟递给我。

我接过烟,拿在手里,没点着。

“最近杂事真多。你不忙吧?不忙的话陪我抽根烟。”我觉得他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

正合我的心意,“不忙,我也正好有些问题。”

他吧嗒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口烟圈苦涩的笑了笑,“‘你们家的人真是奇怪。’你是想这么说吧。”

“不是。”我说,“就是想问问那孩子的事情。”

“哦,她呀,你想知道什么?”王副院长显得有些不安。

“孩子是怎么死的?”

“猝死。”他又猛抽了一口烟,“如果非要用医学的术语来说,就是幼儿猝死综合症。心脏射血功能突然中止,大动脉波动和心音消失,然后出现严重脑缺氧,最后,生命结束。”

“那孩子,是死在家里的?”

“恩,晚上死的,死在她的小床上,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硬了。不过她爸妈还是把孩子送到医院来抢救,那又怎样,一切都晚了。”

他叹了口气,露出一副懊恼的样子,继续说:

“或许这孩子就不该来到这世界上……又或许当初我……”他没说下去。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说?王院长,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很不理解,因为刚才他老婆也说这孩子不该来。

“因为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梦到了今天的这一幕。”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眼睛盯着地面,

“那是四年前,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拉开了停尸冰柜的抽屉,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还有一个独眼的布娃娃,就跟今天看到的一样。”

“那时候,你就知道梦见的是自己还没出生的侄女?”我疑惑地看着他。

“不,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小舅子的媳妇怀孕了。但我做梦后的第二天,小舅子陈冬,陪着他老婆瑞秋来了我的办公室,我才知道瑞秋刚做完b超,确定是怀孕了。”

王副院长继续回忆着过去的事情,烟已经燃了一半。

“瑞秋很兴奋,跟我说他们有孩子了,而且是第一个孩子,她盼了很久了,想请我们吃饭,一家人开心开心。”

说到这儿他微微笑了笑,好像也希望那孩子的到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突然,王副院长脸色沉下来,话锋一转:

“但是陈冬不太高兴,他说孩子太意外了,一直闷着头不说话,也不想搭理我,后来孩子出生,他也不那么喜欢。不管怎样吧。当天晚上我们还是一起吃了个饭,也是那太难,我看到了放在客厅沙发上的娃娃。”

“就是你梦到的那个?”我屏住了呼吸。

王副院长点点头,眼神穿过烟雾看向我:“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吧?当时我马上想到了那个梦,就问他们那娃娃是从哪来的。瑞秋说是一个朋友刚送的,知道他们要有小宝宝了,就提前送了礼物。”

说到这儿,他露出懊悔的样子,“但我什么都没跟瑞秋说,后来我把这个梦告诉我爱人,她这个人有点迷信,她害怕噩梦应验,就告诉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希望他们把孩子拿掉。”

说到这儿,他流露出苦涩的表情,还带着一种无奈。

“可是瑞秋说什么也不肯,估计换了谁,也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个梦就把自己腹中的孩子打掉。但是。”

他顿了顿,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但就在昨天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梦,所以今天就匆匆赶来,想不到都是真的……”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烟,浑身哆嗦了一下。

难道是那娃娃的问题?我忍不住在心里想。

“那,孩子死前,有没有说过什么?”我问。

“这些细节我不知道。”他叹了口气,“算了,不说了,你忙吧,我也该回去了,待会儿还得开会。”

我赶紧说,“王院长,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他停下来,眯缝着眼睛看我,“说吧。”

“为什么你夫人不让孩子火葬?”

他听完,把烟头扔到地上,踩在脚下用力一碾,灭了。

“她不是不让火葬,而是不许去火葬场。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去就不去吧,反正她老家那边的传统是瓮葬。”

我张张嘴,想跟他说昨晚的梦魇,但终于把话咽了回去,下意识里觉得,不该跟他说那么多。

他看看我,突然加重语气说道:“张强,我掏心窝子跟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真的挺欣赏你这孩子,以后你也要擦亮眼睛,认清谁才是自己人。”

我敷衍地点了下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王副院长走了,我也回到了值班室。

霖子此时正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半躺在床上,“那伪君子说了点啥?”他上来就问我。

“他侄女的事,霖子,你听说过瓮葬吗?他说要给孩子瓮葬。”

霖子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可以查查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