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灵异诡事录:寒寝-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

灵异诡事录:寒寝-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

-|分类:灵异恐怖|2017-04-30 23:59:44|-

过完年,带着厚厚的行李回到了大学寝室 ,打开门,一看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是走进去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被一阵从脚心钻到心脏的寒冷所包围,让我感觉有点不舒服,但是我也没多想,毕竟现在是寒冷的刚过去的冬天,看了一下室友们,发现回来的也差不多了,杂七杂八的行礼随意的堆放着,等待着主人们的归位,于是我也匆匆的鼓捣起了床铺。等待着迎接着美好的新学期,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到后面发生的故事,却打破我平静的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来,心里面还是一阵的发麻....

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我们位于寝室楼一楼,寝室是四人寝,和高中的寝室一样是上下铺,有点破旧的寝室里还好有几个比较合得来的室友把寝室装扮的比较温馨,不会像其他男生寝室一样那么脏乱 ,到了晚上,发现其他两个室友都已经回到宿舍了,但是睡在我上铺的那个兄弟行礼是放在床上了,但是人却迟迟没有回来,可能他有事情,回来的比较晚吧,我们也没有多想,和其他人开开心心的聊起了在过年的时候发生的有趣的故事,寝室里活跃的气氛让我渐渐的忘记了刚进来时候那股钻心的寒冷。但是躺在床上的时候我隐隐的觉得 , 晚上的寝室又变得特别寒冷,而且不管盖着多厚的辈子,我的被窝里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温度..就这样我昏沉沉的睡去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了我上铺的兄弟小陈,他带着一张几乎像白纸一样的脸,幽幽的和我说,叫我别再压着他了,叫我救救他,我正想上前去问他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却像一缕烟一样,消失了。那一觉我睡得很累,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一点精神都没有,手脚发凉无比,摸了一下被窝里,竟然还是一点温度都没有,难道,是我肾虚了吗?

第二天,我上铺的那个室友却一直没有回来,寝室里还是一样的冷,其他寝室的人来我们寝室串寝的时候走进来的第一句,都是问,你们寝室怎么样这么冷?你们是不是买了冰箱忘记关门了啊? 我起来特意去其他寝室走了一圈,发现其他寝室虽然和我们一样是背阴的,但是也没有我们寝室那样寒冷啊, 这让从小看各种灵异故事长大的我内心不禁的在想,是不是我们寝室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有昨天晚上我做的那个梦,难道真的和这个寝室的寒冷有什么关系吗?还有别压着我这句话,它会不会躲在我的床底下面?我赶忙检查了一下床底,发现除了特别的干净以为并没有什么特别异样的东西发现,让我舒了一口气,幸好啊~~最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

网络配图

带着心中的疑问,和室友们一起前往教室报道了,坐在教室里,还没等我发问。室友李哥和胖子就小声的问我,有没有梦到小陈?我心中一惊,连忙问,你们也梦到了?李哥和胖子点点头,胖子幽幽的说,你看那小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特意托梦给我们,这不是一般鬼故事里面的老套路吗?李哥上前一个头皮,怒斥了一声,大过年的能不能说点吉利点的好话,我心中也是一惊,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向我们走进。就在这时候辅导员来了,点完名后发现只有一个小陈没有来上课,于是他问了一下我们小陈的情况,我们也表示一无所知,辅导员随即拨打了小陈父母的电话,小陈的父母表示,小陈已经好几天前就出发来学校了。

小陈就这样神秘失踪了,一个好好的人神秘失踪在我们学校无疑是一件大事,校领导非常重视,警局,他的父母,轮番来到我们寝室调查,可是一点结果都没有,看着他父母焦急的眼神,头发也好像一夜之间就白了,小陈是家里的独子,学习成绩非常好,只不过他的家庭条件有点困难,父亲又身患慢性疾病,每个月都要一大笔开销,现在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间蒸发了,我们作为他的室友一点忙都帮不上感觉到内心十分的过意不去,在去警局接受调查的时候,问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东西,也是一点用的没有,如果我和警察说,他曾经托梦给我的室友们,警察会不会当我在说胡话呢?

这件事情暂时这样成了一宗疑案,我们也回归到了平日的生活中来,看着我空空的上铺,我的内心实在是不太好受,还有,我们寝室越来越冷了,连东北来的平时只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还嫌南方热的 胖子也忍不住买了2床厚厚的棉被,在夜里,还是被窝里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温度,我们三个在夜里总是瑟瑟发抖到在外面都能听到牙床撞击的声音,实在是太冷了,在这寝室里让我不禁想起了一个恐怖的地方,那就是,停尸房的冰柜,我们就好像生活在冰柜里面,感受不到一点温度。睡觉的时候,晚上我们三个人都会反复的梦到小陈的那张恐怖的苍白的脸,或有或无的和我们求教,叫我们救救他,可每当我想问他要怎么办帮助他的时候,他就消失了。这几天晚上,梦做的越来越深了,小陈的脸也从白色变成了恐怖的红色,殷红的瞳孔盯得我害怕,他的身下都是血,流的满地都是,半夜里总是被吓醒,要三个人一起聊天才能熬过这慢慢的长夜。因为长时间这样的折腾,我们的精神都萎靡了,上课的时候就变成了我们睡眠的好时候,这样黑白颠倒的生活我们三个都实在是受不了,都吵吵冉冉着要换寝室。


那一天,我忍不住问,李哥,你亲舅舅不是咱们系主任吗?叫他想想办法给我们换换寝室啊,这鬼地方我们实在是受不鸟了,李哥好像被我一语点通了一样,一拍我的脑袋说,干嘛不早点提醒我,哎呦,我都忘记了。于是乎李哥马上掏出手机打了他舅舅也就是我们系主任的电话号码.毕竟是他亲侄子,在学校什么事情都帮着李哥,他舅舅接到电话后马上赶来了我们寝室,主任一走进寝室后,让我疑惑的事情发生了,寝室竟然在主任在我们走进来的那一瞬间,瞬间不冷了,反而多出了一丝春天的温暖,不禁让我有些诧异,在看了一眼主任,很显然他有点紧张,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时不时的瞟向我的床底,虽然他很克制的不向我这个方向看来,我也是学过心理学的,看人还是蛮准的,越是这样的不经意越是能证明他的眼神出卖了他,我和他的眼神不经意的对撞在了一起,他连忙转过头去。我的床底下有什么东西吗?还是有什么秘密?我的直觉 告诉我,主任有问题!

李哥和主任反应完问题后,看的出他有一种故意的镇定,言语也显得没有什么底气,我们提出的问题他没有一点惊讶的感觉,我们还以为他会和辅导员一样,说出各种鸡汤和科学依据来说服我们,没想到他什么问题都没有反驳,直接给辅导员打了电话安排我们换寝室, 打完电话后,就匆匆的找了一个理由走了,看得出,他特别想逃离我们寝室,他走了以后。寝室又恢复了以往的寒冷,而且更冷了,我们就好像赤身裸体的站在北极的寒风中一样。也是这时我心里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会不会小陈的失踪和主任有什么关系?

不过能换寝室了我们还是特别的开心,辅导员毕竟接到了主任的电话,马上跑过来给我们安排起了换寝室,叫我们马上准备行李而且要求我们今天就搬走,唉 ,果然还是主任的话厉害,前几天求了那么久都不愿意给我们换寝室的没想到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这效率不禁让我感到可笑,于是马上整理起了行李,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我的木质床板上刻着几个数字,有点模糊,好像是用指甲刻上的,一向敏感的我竟然觉得这可能是小陈留下的线索。还有我的床底下,感觉所有的谜底都可以在我的床底下解开,于是等所有的行礼搬到新寝室后,我又偷偷的回来 ,搬开了床板,我地砖上寻找起了线索来,可是我翻来覆去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在快放弃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床下的几块地砖的砖缝是用新的水泥砌好,而且几块地板也和周围的地板高度不一致,高突不平的,这肯定不是专业的人士砌的。而且砌的时候显得很匆忙,水泥都好像没有搅拌均匀,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我敏感的感觉到后面有人,我连忙回头一看,原来是主任,咦,他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主任看到我。眼神有点恐慌,但是这恐慌是一闪而过的,转而在眼神里出现一丝诡异的神情。主任愤怒的问我,你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叫你们搬走了吗?这么重要的发现我绝对不能让主任知道了,不然,小陈的事情我帮不了忙不说,还可能危及到我的安全,于是我连忙找了一个借口说,我的一张银行卡找不到了,特意回来看看是不是掉到床底下了,当我提到床底下的时候, 我特意读重了这三个字,果不其然,主任的反应还是验证了我的心里的想法的,小陈的失踪!就可能和主任有关系!我马上起身离去,主任看到我走后,忍不住再往床底下看了几眼,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间门。,

搬到了新的寝室,果然,一点也不冷了,而且晚上小陈也没有再来找过我们,那天是我们睡得最舒服的日子,一溜进温暖的被窝里眼皮就合上就想睡去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刚醒来,李哥就大声的宣布,等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