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稀奇事——解读各种奇闻,揭秘,探秘,迷的小网站!

奇闻稀奇事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恐怖悬疑小说——你在里面不好吗-灵异恐怖悬疑小说

恐怖悬疑小说——你在里面不好吗-灵异恐怖悬疑小说

-|分类:灵异恐怖|2017-04-26 00:59:14|-

据说看第一遍的人不会看懂,细细品味最后那几个段落才会了解故事的内容,读懂了的人据说会精神衰竭一小会。

1

“苏苏!苏苏!”

我没有回头,太多年没有人用这两个字称呼我,早就忘了它跟我有什么联系。

没走出几步,一只手用力一拍我肩膀。

吓了一跳,我回过头来,正对上江黎一脸灿烂的笑。

江黎是我的初恋男友,青梅竹马兼小学中学同学。

像大部分初恋情侣一样,我们也有过海誓山盟的辰光,可惜自打大学、工作都天各一方,断了联系。

一不小心就是十年。

坐在街边的快餐店,我有点尴尬。

江黎依然T恤牛仔裤,笑容像17岁一样干净明亮,我看了看身上的西服革履,简直要怀疑自己穿越了。

“呃……你怎么会在这儿?”我随便找了个寒暄的入口。

他笑,“来看个朋友,没想到会遇着你。”

“哦。”

又没话了。

费力地闲扯了几句,我的手机响了,是李珊——我的妻子。

草草交待了一下我遇到老朋友要吃完饭晚点儿回家,就挂了电话。

江黎咬着吸管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你结婚了啊。”

“嗯。”

“恭喜恭喜。”

“谢谢。”

话题简直快胶住了,江黎忽然探身过来摸我的头,用很开玩笑的口气说:“苏苏,小时候我还以为跟你结婚的肯定是我呢。”

我笑,偏了偏头躲过他的手——又不是小孩子了,一个大男人被摸头实在是太诡异的画面。

又聊了一阵,江黎看了看表说:“哎呀,碰到你一高兴把正事儿给忘了,那个……我恐怕得先走。”

我松了口气,忙说:“你忙吧,我也该回去了。”

一起走出快餐店,我向南,他朝北。

走了几步就听见他在背后叫——苏苏!

我奋力说服自己一个男人被叫做苏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才回过头来。

他跑了过来,“哎,你家住哪儿?我在这边还得呆几天,找时间去你家看看啊。”

我愣了愣,还是把地址给了他。

毕竟除了那层尴尬的身份,江黎还是我多年不见的儿时好友。

何况,我猜他也只是想给这场难堪的重逢加上一个貌似和睦的结局,未必真去。

回到家,李珊正在卸妆,脸在镜子里看来有些苍白。

“不是说晚点回来?”

我一边换衣服一边说:“他有事先走,我也就回来了。”

“吃了没?”

“嗯。”

李珊习惯了我的寡言少语,接着说:“那我去下点面吃,你把客厅收拾收拾,乱得跟猪窝似的,回头要是有人来看着多不好。”

我答应了,正要去,忽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李珊说。

“刚刚请朋友来家玩,把搬家前的地址留给他了……”我皱眉,莫名其妙有些欣慰,再想想又觉不安。

“笨死了你。”李珊笑,“再告诉一遍吧。”

“找不着人。”我这才想起来刚刚连电话都没留一个。

“那就只好算了呗。”李珊卸完妆,去厨房做饭。

“是啊。”我站着出神,说起来我应该是从出生起就认识江黎了,也曾经傻乎乎地以为能与他一起到老,到死。

一生不离不弃,似乎才是那时候认为的绝对的、完美的爱情。

2

第二天回到家,李珊加班还没回来,家里空荡荡的。

我给周余阳打电话,余阳也是和我、江黎一块儿长大的,或许知道他手机号。

闲聊了几句,我开口问:“你知道江黎手机号么?”

“江黎?”周余阳声音听起来很诧异。

也难怪,十年来都刻意不提这个名字,忽然由我提起,他反应不过来也很正常。

“我昨天遇见他了。”我说。

“你遇见江黎了?怎么遇见的?”

我把大致经过说了说,又问:“你有没有他联系方法?我得告诉他一声,万一让他白跑一趟,指不定还当我故意躲着他。”

周余阳没说话。

“喂?听得见吗?”

“可是……江黎他……”电话里声音犹疑不定。

“怎么了?”

“他疯了啊。”周余阳小声说。

“疯了?什么意思?”

“江黎他几年前就疯了。”周余阳又停了很久,强调说:“精神分裂。”

“怎么……疯了?”

“不知道,说是忽然疯了。还是狂躁型的,见人就打,他父母被他打得不行了,把他送到乡下关起来。好像是去年听说他跑了,就再也没了消息。”

我握着听筒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周余阳试探着问。

我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认错他?”

“苏明……”

我脑子里乱成一团,只好说:“我先挂了。”就挂断了电话。

江黎……他,怎么会疯了呢?

我仔细回想他昨天的模样,黑色T恤,水磨蓝牛仔裤,笑起来左边有个很浅的酒窝,喝可乐时习惯咬吸管。

怎么看,也不会是个疯子。

我想了想,拨通了父母家里电话。

“妈,江黎……”

刚刚提到这个名字,我妈语气一沉,“提他干嘛?”

“您别管了,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她明显犹豫了一下,才叹了口气说:“都疯了好几年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疯了呢?”

“谁知道。我也没敢问他爸妈,唉,也没告诉你……”

“妈,”我顿了顿,说:“我昨天……好像看见他了。”

“什么?在哪儿?”

我含糊了一下,说:“我就是问问。”

“苏明,你可要当心,千万别跟他接触。听说他躁狂症,还打死过人。”

我一凛,忙答应了,然后挂了电话。

他真的是个疯子?

我想起小时候家附近那个疯子,蓬头垢面,裹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看见人就像狗一样龇牙吼叫,牙齿出奇的雪白。

江黎的牙齿也雪白。

他或许在某个角落里用捡来的梳子把蓬成一团的头发耙直,换了身衣服,搓了搓脸,脸就干净了。他剥掉脸上暴戾的表情,捏出左脸的酒窝,露着雪白的牙齿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

我打了个寒战。

门铃响了。

3

我快步走过去,正要开门,忽然停住,小心翼翼从猫眼往外张了一张。

一片漆黑。

我退回一步,揉了揉眼,看见从猫眼透进的外面光线。

又贴在门上向外看,还是一片黑暗。

我猛地倒退一步--在我从里往外看的时候,有人在从外往里看!

他的眼睛对着我的眼睛,他的手合着我的手,他的脸贴着我的脸,像一次亲密的接吻,只在中间多了一扇门。

是他。

一定是他。

我头皮一阵发麻--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不敢再接近门,一步一步退了回去,刚刚退出玄关,电话响了。

是谁?

一定是他!

我无比恐惧地看着那具红色电话机--他能找到我家,也一定能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可是……他不就是个疯子么?

他不是鬼,不是妖怪,他只是个精神出现故障的人,他只是个病人。我努力安慰着自己,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

可是……谁能保证疯子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谁能知道疯子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谁能知道……他只是个疯子?

或许他正一手扒在门上,一手拿着手机,扯出他惯常的微笑透过门看着我。

电话没完没了地响了十几分钟,忽然停了。

我死死盯着它,防备着它像个疯子一样突然跳起来咬我一口,或者用它那冗长的头发活活勒死我。

电话没有动静,门却响了。

有钥匙转动的声音。

他有钥匙!

我僵在当场,全身汗毛都快竖起来。

“苏明?你在家怎么不开门呐?”进来的竟然是李珊,我脚下一软。

“我……我没听见。”

“哪有你这样的啊,害客人在外面等着。”

客人?

“没事儿,我也是刚到。”

我瞪大眼睛看着江黎跟着李珊踏进门来,朝我微微一笑,左边嘴角歪了一歪,显出个浅浅的酒窝来。

“江……黎,”我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你怎么来的?”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有空我就过来嘛,怎么,不欢迎啊?”他挤了挤眼,一如既往阳光开朗的样子。

李珊去泡茶拿水果,边走边笑着说:“苏明这人老是稀里糊涂的,别介意啊,昨天还说给错你地址了呢。”

江黎看着我笑了,“给错地址我怎么能找着呢?”

“是啊……你怎么能……找着呢?”

他大笑,“你没给错啊,华安小区15栋402,不就是这儿么?”

我定了定神,仔细回想昨天告别的时候,每一幕都清晰无比--分明不是这样。

但江黎表情很笃定,过于理所当然而让我忍不住开始质疑自己的记忆。

“那电话呢?”我说,“我没告诉你电话号码。”

江黎奇怪地看我一眼,“是没有啊。不说我都忘问了,你们家电话号码是多少?”说完拿出手机。

“那电话呢?”我说,“我没告诉你电话号码。”

江黎奇怪地看我一眼,“是没有啊。不说我都忘问了,你们家电话号码是多少?”说完拿出手机。

李珊正好端了茶走过来,“我来输吧。”说着接过他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电话,又拨了我的手机。

我从没如此反感过她的热情,停了停,才说:“那你怎么打电话来的?”

江黎更诧异,“我没打。”

我噎住,干笑了一下,“我还以为是你打的。”

李珊见气氛莫名的僵,伸手嗔怪地拍了我一下,笑说:“看你,刚刚是睡着了吧,把人家晾在外边。”又冲着江黎笑着说:“好在他昨天还跟我说了一下你,不然……”

江黎也笑:“好在我长得还像个好人,不然真得吃闭门羹了。”

我也跟着笑,声音干涩,嘴唇似乎粘在了上排牙上,挣扎不动。

4

李珊去做饭,我礼貌性地引江黎参观了一下房间,也就两室一厅的范围,转转就看完了。

然后两人坐在客厅。

他手里还端着那杯茶,时不时地抿一口,眼神灼灼地看住我,

  • 复制本页网址